首页 风流少年俏萝莉 下章
第28章 在诡异微笑着
  黄瓜一脸鄙夷说:“你不懂,要的就是这种草,土堆的感觉,所以你看那坨屎其实他不是屎,它营造了一种灰空间,美国的赖特啊…德国的密斯啊…格罗皮乌斯等一些建筑大师都喜欢这种灰空间。”我心说。

 难道原来这些人都变态?喜欢风干的屎,哈哈…老子倒是可以给你拉几百斤。我们照着照着突然来了一帮清洁工,拿着铁锹和洋镐在清理屎,这些屎很顽固,像一坨坨的顽石。

 “嘟嘟嘟stop!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是破坏文物!”黄瓜张开两个胳膊挥洒着。清洁工们伸手一推说:“!破坏个,北京来检查了,卫生不合格我们工资就没了,你这些宠物最好不要动,要不然也给你处理了。”

 清洁工们着大气喊着调子,不一会就清理完了,只剩下一堆黄土,连着台阶像个大萝卜窖,我心里好笑。

 原来大名鼎鼎的秋赵王以前就住在大萝卜窖里。我双手一摊说:“失望吧黄瓜。”黄瓜咔嚓咔嚓的拍着说:“没失望,收获很大,原来在很久以前中国就发明了灰空间艺术,比美国早了好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果然是历史大国,文化悠久。”

 我暗暗吃惊难道美国人以前都不拉屎?还是把屎都吃了?美国以前都是印第安人土著,吃屎也不奇怪,正在我胡思想的时候,又一群人走了过来,我只看见为首的几个都是大肚翩翩的,还有一面红旗上写着…领导莅临审查。旁边跟着我们学校里面挑出来仅有的美女,算是礼仪。

 王秘书还在笑脸相的解说:“这个土可不是一般的土,赵国时期的古土,还有这个台子,这是戏台子啊…古戏啦,皮影戏啦,对对对说顺嘴了,那时候还没有皮影戏。”

 领导们面无表情的听着他说话,眼睛不时地瞟着学生礼仪,在这个寒冷的季节,礼仪们穿的都很少,更显得脸色苍白,楚楚动人。

 我心里暗骂,你们是来审查的还是来泡妞的?学生妹不错吧?领导们围着遗址转了转,皱着眉头说,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呀。王秘书说,造型是简单了点。

 可是意义重大。我心里暗笑,这么大个萝卜窖储存个白菜萝卜的绝对放的住,这就是它的意义。

 于是我心里不的给了黄瓜一个眼色看黄瓜说:“嘿黄瓜,遗址你看得差不多了吧。”“对啊…实在没什么可拍的了。”黄瓜在一边应和着。“那给我。”我甩了甩手腕,摆出一个夹烟的手势。

 黄瓜从兜里出一包烟,递给我一,黄瓜就他妈是黄瓜,打火机都是zipo经典1895。我和黄瓜蹲在地上抽烟。那三只宠物“羊驼”“牛b”

 “我靠你大爷”站成一排。领导们面带不悦指着我和黄瓜问王秘书:“这些闲杂人等,他们是干什么的。”王秘书迷糊糊地说:“不是和你们一起的么,是你们的顾问吧,看样子好像是美国哈弗的。”

 话一出口,那些礼仪少女们捂着嘴开始娇笑,领导们当时就把脸色沉下来了:“胡说,我们会让两个放羊的当顾问吗。

 就算再没有人也不会找两个放羊的!”这时“牛b”突然撅起股,往坑里拉了一坨屎,“我靠你大爷”也跟着拉了一坨,赵王城遗址于是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变成了中西结合的产物。

 少女们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往地上弹了弹烟灰,拉了拉羊皮坎肩,站起身来和黄瓜说:“要不咱们走着。”“嗯走着,羊驼,牛b,我靠你大爷咱们走着。”

 黄瓜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少女们笑得鼻子泡都快出来了,王秘书顿时一脸的冷汗,领导们脸色铁青。王秘书终于挂不住了,跳起来叫道:“你们…站住,骗子们!”“哦?骗子,我他妈骗谁了。”

 我回过头来惊讶的挤着眼眉。王秘书沉着脸说:“这个黄不是自称哈弗的么,好哇!你他妈串通外国人来骗我们!”

 “对啊…我是哈弗的,给人看门的。”黄瓜十分恶的摆出一张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说实话那种表情实在欠扁。王秘书当时恼羞成怒:“妈的,来人啊…快把他们拦住。”

 还是那群清洁工拿着铁锹端着洋镐挡住我们。黄瓜镇定自若的摆着pose说:“我是老外,你们敢打老外吗,敢打吗,欧耶。”

 黄瓜的话顿时就怒了旁边的清洁工,清洁工们像古代的丐帮弟子一样齐刷刷的敲着铁锹洋镐扫帚,形成一个包围圈,很有节奏感。我没想到他们说翻脸就翻脸,并且闹到还要动手的地步。

 于是害怕了,结结巴巴地说:“光天化打人是犯法的,骂人是不对的…你们…”

 王秘书冷笑着看着我们说:“牛b啊…怎么不牛b了,还他妈羊驼,欺负老子没文化吗,羊驼是骂人的话,不就是他妈草泥马的意思吗,哼!把羊给我捉住,人轰出去!”

 清洁工一拥而上,这下惹怒了黄瓜,古人梅鹤子,而黄瓜以羊狗为伴侣,情同手足。其能见手足被人断,于是狂叫一声奋力扑上,清洁工们丢掉武器,扭打成一团,黄瓜脸上立刻就挂了彩。我岂能袖手旁观,也加入了战团。

 终究好汉敌不过人多,我和黄瓜身尘土,羊也跳狗也叫,原本寂静的赵王城遗址瞬间尘土飞扬,实在是不伦不类之至。“这样处罚他们您还满意吗。”王秘书讨好的看着领导说道。

 领导们脸上终于出了笑容说:“这就对了嘛,如此刁民怎能姑息。”于是我破口大骂:“你妈的,当领导就牛b吗。”黄瓜也开始shit、fuckyoursister、sonofbitch的开骂。

 那些礼仪少女们之中突然走出一个人来,带着一丝哭腔喊道:“住手,你们都住手!”我们都被这声音给震住了,混战立刻停止,声音很熟悉,没错!是苏秀秀,化了妆的苏秀秀!

 ***苏秀秀颤抖着嘶声喊道:“马傲天,你不要这样!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挽回我的心,你堕落那是你自己的事,你这样只能让我瞧不起你,我讨厌堕落的人,你自甘堕落,自甘下,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苏秀秀的话像一把锤子一样敲在我的心上,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秀秀,秀秀,这已经是冬天,天气已经如此的冰冷,你又何苦说出这番冰冷的话?

 黄瓜惨然的看了看我,我看着苏秀秀,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衣,为了当礼仪,她不惜受冷,为了能有个好成绩,她不惜去讨好一个老头子教授。

 难道这***叫有上进心吗,我的心在扭曲着。一阵寒风吹过,苏秀秀瑟缩着打了个嚏,我不自的心动了一下,下羊皮坎肩,披在苏秀秀身上,苏秀秀茫然的站在那里,我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看远处,我的眼光正好对上唐启明的眼光。

 我竟然才发现唐启明也在,苏秀秀化了妆,唐启明穿着帅气的羽绒服,更显得高大英俊,他在诡异的微笑着,又是一副醉死人的表情。我败了,彻底地败了。

 终于机明白一句话:一个女孩如果离开你,是因为有一个更优秀的男孩在等她,而唐启明就是那个男孩。我愤然的离开了,留下一堆呆若木的旁观者。 luHanXs.coM
上章 风流少年俏萝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