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流少年俏萝莉 下章
第16章 皱了皱眉
  “后来…”古峥用小手托着下巴说:“后来他就再也没有来,姐姐也不想嫁人,镇子上的小伙子和那画家没法比,姐姐说他们没有气质,没有思想。

 那个时候我也渐渐的长大了,我种了好多花去卖,姐姐说要攒钱来北方找他,姐姐说北方很大很辽阔,我却觉得姐姐一天比一天憔悴,像是一朵将要枯萎的花。

 直到有一天姐姐种了一种花,那种花的果实有点苦,姐姐说吃了那种花就忘了痛苦,于是取了个名字叫快乐花。不知道怎么还上了瘾。

 后来有一天我发现姐姐竟然在毒品,我吓了一跳当时就大喊大叫,后来警察来了把姐姐做捉走了…”古峥说完的时候已经泪面,我用袖子擦了擦她的眼睛说:“那种花叫罂粟花,是毒品的原料。”

 古峥委屈的看着我说:“是不是我害了姐姐,如果我不喊警察也不会来,是不是我?是不是?”我摸着她的头说:“不是你,要怪,就怪王石扬。”

 古峥感激地看着我说:“我后来去戒毒所看姐姐,姐姐很痛苦,我也再不忍心看。戒毒所每年要3万块钱戒毒费,我没钱,他们就会对姐姐不好,后来我卖花的时候碰到了他,他说会带我来北方。

 他很有钱…我需要来北方啊…我需要找到那个画家…”古峥的声音已经小到我几乎听不清了,我情不自的把她搂在了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古峥在我怀里泣着,像一只迷路的小花猫面对这样的小姑娘,而我现在是她唯一的依靠。

 我又怎么忍心再去打击她,再去伤害她?我的心里像是几千把几万把刀在刺着,好痛好痛,痛到我的手在颤抖,身子也在颤抖。

 ***我的心仿佛也随着古峥的故事飞到了江南的小镇,青青的石板街,青青的瓦,白白的墙,院子的花…醉人的风,甜死人的小姑娘的微笑,明媚的月亮,一切原本那么美好,一切原本…

 古峥把脸从我怀里出来哭着说:“姐姐快要死了,她坚持不了的,我要回去。”我想了想说:“好吧我和你一起回去。”

 古峥呆在那里,不敢相信地问:“你和我一起?我们…”我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之我要和她一起回去,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为什么。

 古峥小声的说:“我们什么时候回?”我低头看了看她的脸颊说:“你有身份证么。”古峥摇摇头说:“没有。”

 我说:“好吧,我给你一张,坐动车回去,现在就得回。”古峥把银行卡和密码给了我,我出门拦了一辆车直接回学校,拿了赵柔柔的身份证直接去代售点买到了动车的票。

 如果能坐飞机的话,那是首选,但是实名制让我很头痛。幸好的是动车有座,速度也不慢,我是说如果不追尾的话。

 古峥简单的叠了了几件衣服装进一个双肩的背包里,包的背面是一个hellokitty。

 然后我用古峥的苹果手机打了我的电话,确认了不会走丢。南湖小学的孩子们正在放学,像一群飞向天空的小鸟,古峥羡慕的看着他们,然后拉起我的手,这时候火车站是淡季。

 但人还是很多,古峥恐惧的拉着我,依偎我的身边生怕走丢,她小声说:“好多人啊…我第一次坐火车,我好紧张。”我安慰她说:“没事的。”然后随口问道:“那你是怎么来的?”

 她说:“开汽车,那个人会开汽车的。”火车缓缓开动,带着灰色的风景,我打了个呵欠说:“困吗,困就睡会我给你看着。”古峥却摇摇头,好奇地看看这看看那,我却忍不住趴在上面打起瞌睡。

 我躺在座位上迷糊糊的想到苏秀秀,天哪!我这是干了什么,苏秀秀让我来搬东西,我却莫名其妙和古峥坐上去湖南的火车,苏秀秀一定会误会的,我该怎么解释,我该怎么解释呢,我打电话和她说明白。

 她会信吗,我又该怎么说呢,我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列车还在呼啸着而过,呼呼地,我却渐渐累了。我醒了的时候嗅到一阵一阵的幽香,发现身上盖着古峥的衣服,是一件绿色的森马。

 古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是怕你冷,车上开着空调。”看到她的娇羞我微微一笑说:“哦谢谢你。”

 然后古峥的脸色变了变,嘴巴鼓鼓的,我愣了愣,只见她的嘴巴越来越鼓,越来越鼓,像一只气的气球,样子实在是搞笑滑稽。我说:“你想吐是吗?”古峥艰难地点了点头,我把她拉到洗手间,见鬼!

 里面有人,咚咚咚,我使劲敲了敲门说:“请快点行吗,外面有个孕妇等的很着急。”“敲什么敲啊…憋着。”里面是个女的不的声音。

 我看见古峥的脸都快破了,急忙找来一个大塑料袋,不待我说话,古峥哇的一声就吐了,我低声问道:“好些了吗。”古峥红着眼睛说:“好了,哇…”然后又吐进了袋子里。

 我发现走得匆忙连卫生纸也没带,就用袖子擦了擦古峥的嘴,动车上自带矿泉水,古峥漱了淑嘴,吐在塑料袋里。***我长出一口气,古峥却着急的说:“马傲天你的袖子,脏了…”

 我摇摇头有些苦笑着说:“脏些没事,你好些了吗。”古峥脸红晕的说:“好些了,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想吐。”“没事的怀孕都这样,你饿么。”

 我看到周围的人都在吃着东西,好像已经过了中午。古峥点了点头,我走了好几个车厢进服务间问列车员买了几火腿,几包面包,几包纸。妈的动车上贵的要命,古峥吃着火腿,啃着面包好像饿了好几天的样子。

 吃了半天她才抬起头茫然地问我:“傲天你呢,你怎么不吃。”我笑笑说:“我不饿,你要多吃,我常听人说孕妇要多吃。”其实我怎么会不饿,只是我取钱的时候,我发现卡里只有4万块钱,古峥说过戒毒所就要三万。

 那么…古峥红着眼睛说:“马傲天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一激动我怕我又会哭的。”我假装生气的说:“哭个,动不动就哭你以为你林黛玉啊。”古峥说:“嗯。”

 窗外的树木急剧的倒退着,伴随着高低起伏的山,清澈的小溪,间或还有个村落,一会是绿色一会灰色,一会是无,变的五彩斑斓,我拿起苹果,还有一段路程。

 旁边的小孩子却在欢呼:“哇,长江啊…长江你的水好黄。”古峥也看着窗外惊喜地说:“长江,这就是长江啊。”

 旁边的人都在笑,水黄的明明是黄河嘛。过了一会孩子又在欢呼:“黄河啊黄河,你比长江还黄。”我却不在笑了,孩子的世界原本就那么单纯。

 而哪个是长江那个是黄河呢,也许都不是,只是一条未知名的小河。大人的世界被玷污了,也许都是错的。古峥突然说:“马傲天,你喜欢秀秀姐吗。”

 “喜欢哪,怎么了。”我微微一愣,皱了皱眉,心想在这个时候怎么突然提起这么不着边际的话题。 lUHaNxS.coM
上章 风流少年俏萝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