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流少年俏萝莉 下章
第9章 一起喝完
  我说:“对了,你把饭做了,做完你自己吃就行了,不要打扰我了,我很累。”古峥很识趣的下了楼,留下我一个人面对着天花板,雨却渐渐小了,刷刷的敲打着窗棂,像一个人在默默私语。

 ***第二天的阳光很明媚,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古也峥一早把她那些花搬出去晒,唯独没有那株紫的花,我想它确实已经死了。

 “我去给你秋水仙素,你把种子准备好。”我想起答应古峥的事,顺便散散心,昨晚上的事情,让我显得有些沮丧。“用我一起去么。”古峥抬起头睁大美丽的眼睛看着我。

 “不用了,你还要什么一气说完。”我没有和她对上目光,我的话像是在敷衍,秋风吹在脸上,一丝的苍茫。

 古峥跑进屋里拿出纸和笔,又写上一些花肥,然后我揣着纸跨上山地车,古峥对着我的背影大喊:“马傲天你骑自行车也一样帅。”我心里一阵热烫过,我没有回头直奔农学院。

 农学院大大门很斑驳,墙上爬了藤蔓类的植物,我找到那哥们说明来意,他疑惑的看着我说:“我靠,你怎么还有兴趣养花了。”“不是我养花,我是个助手。”我摊开双手笑了笑。

 他也笑笑说:“苏秀秀真是变化了,得还专业,把我这一套工具都走了。”“咳咳…也不是苏秀秀…是谁你就不用管了。”我眨了眨眼,神神秘秘的,他一脸的坏笑:“行啊你,又找了一个妞。”

 我板着脸说:“别瞎说没这事,让苏秀秀听见我还活的了么。”然后他转身进了仓库,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找到一个瓶子封着腊,然后雀跃的说:“这就是了。”“这不会失效吧。”

 我疑惑的看着他,我记得这种东西是越新鲜的越好。“当然不会了,这都是无氧环境,还有这是一套工具。”他充自信吹着口哨,一脸专家的样子。

 我打开工具箱一看,好家伙,刀子铲子,光剪刀就有4个不同型号,还有几包不同的花籽肥,我感觉这些东西有点贵重,于是说:“别都给我,你留下点。”他摆摆手说:“我需要再配就行了。”

 我说:“那怎么好意思,改天请你吃饭吧。”他拍拍我的肩膀说:“不用,过几天我有个同学专接本,你有时间过来给他考考高数。”我跨上山地车说:“成。”

 他又接着说:“我有个表妹在你们学院,你帮忙给张证书什么的。”然后他看了看我的车子笑笑说:“这辆车可有年头了。”“可不是吗,认识苏秀秀那天买的。”我回想着当时的情况,像一幅退了的山水画。

 “差不多该换就换了吧,旧的。”他拉了拉后座,砰地一声。“换人还是换车。”我嘿嘿笑着顺手掏出一烟递给他。

 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哈哈当然是车,我就买了一辆二手电动车才600。”然后接过烟,打着火。我说年后吧:“现在手头紧。”

 其实我是舍不得这辆车,伴随我这么多年,都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其实车子也一样,我把箱子绑在后架上一路直奔。

 当我逐渐适应城市生活的时候,我骑车基本上都是一路狂奔,喜欢那种在速度中穿梭的感觉,我还记得好几次苏秀秀坐在我的后架上面大喊大叫让我慢点,我们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胡同旮旯。苏秀秀曾说。

 那种感觉像是走遍了天涯海角***当我到达南湖小区的时候,我拿表卡了卡时间,3500米我用了15分钟。古峥拿了个小盆把种子抖出来,我倒上秋水仙素幽幽的说:“等着它发芽吧。”然后把工具箱交给她。

 古峥的脸上带着幸福与足的神情,一个女孩应该知足,就像小时候一样,她们只需要戴一朵花,买个新发卡,就会高兴的跳。古峥一脸愉快的看着我说:“我自己得好的,你去上课就行了呀,你不要对我这么好…”

 “我不是对你好,我的课基本都讲完了,考研的话自己复习就行了。”我白了她一眼。“哦,那你怎么不去看看秀秀姐,你该向她道歉的…”古峥抬头看着我,有些小心的问道。

 “道歉?我做错了什么。”我略微着声音,道歉?在这个小姑娘面前必须维护自己的面子。古峥小声的说:“就是你没错也该让着女生。何况她是秀秀姐…”

 说完她捞出一颗种子,埋进花盆中。我低头看着古峥在盆里捞种子,心想如果道歉能解决问题的话,我愿意道歉一千次,只是这次很不同,并且还有唐启明,那张英俊的脸,这时古峥的电话突然响了,她的手还浸在花盆中。

 她看了我一眼说:“你帮我掏出来呀。”“在哪啊。”我有些不知所措。“在前的那兜里啊。”古峥的眼神瞄向她那隆起的。

 电话响的很急,古峥两个手都浸在水中,我犹豫了片刻把手伸到她的前,我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也摸得到古峥的心跳,还有那柔软的,的。

 我像触电一样赶紧把手机掏出来,上面是一条短信,我说:“你的系统怎么恢复了成中国的了。”古峥有些不自在的说:“那天那人…拿出去的。”我冷冰冰的说:“李如刚?”

 古峥说:“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叹了口气:“你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就跟着他了?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古峥咬着嘴摇了摇头,我又叹了口气打开:“他最近要到外面出差,去深圳那面研究城乡结合的建设,钱给你打到卡里了。”古峥茫然地点了点头。“他叫李如刚,市建设局的局长。”

 我的声音像一阵风。晌午的阳光非常的舒服,尤其在秋冬替的季节,带着异常的魅力,我拿了本考研资料集在一楼的阳台处解读。政治政治,该死的政治,我相信马克思主义么,我相信共产社会么,我什么都不信为什么还要背。

 前面有一个南湖小学,放学的铃声一响,孩子们就像出笼的鸟儿一样自由的飞走了,当我渴望长大的时候那时我还小,当我渴望长不大的时候我已成年。

 古峥趴在阳台上写着什么东西,她问我:“生命诚可贵下一句是什么。”我不懂地问:“你在写什么啊。”古峥咬着笔杆说:“写信。”

 “什么年代了,打个电话发个短信就解决了。”我有些好笑的说道。古峥睁大眼睛说:“可是那个地方打不进电话发不了短信的。”

 “山区吗。”我问。古峥摇了摇头有些悲伤的说:“戒毒所。”我叹了口气说:“生命诚可贵的下一句是爱情价更高。”

 古峥一笔一划地写着,字体很娟秀。我犹豫了一下问:“写给谁的。”古峥说:“一个亲人…”古峥过一会就去看看那些种子发没发芽。

 在我眼前跑老跑去的。我随手拿起一张纸用铅笔勾勾画画,画出了她的轮廓,我还记得刚认识苏秀秀那会,我每天都为她画一幅像。晚饭我们简单的吃过我就休息了。

 自从认识苏秀秀以后我都是24小时开机,苏秀秀经常会在晚上11点左右说她想喝富香的茶。

 然后我就跳下跑到富香叫开门,要两杯茶,跑到苏秀秀楼下,苏秀秀用一绳子垂下来,我把一瓶茶绑好,她再拉上去,然后我们一起喝完,旁边的人都说这样极度浪漫。 LuhAnXs.COm
上章 风流少年俏萝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