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书后继承亿万家业 下章
第36章
 言霓脸色骤变, 角的笑容僵硬了, 是谁?这么不识相?竟然敢与他竞价?

 她红轻启:“我可以知道这位先生的名字吗?”

 主持人角的笑容僵硬了,他不失礼节地开口:“不好意思,这位女士, 我们拍卖行负有保密义务, 这位不知名的先生, 不希望我们透漏他的隐私。”

 鞠微低垂眼睑, 不管这位男士是谁?她都要特别感谢。

 要不是他, 现在言霓还不知道有多傲慢?

 言霓咬了咬牙:“那我出一亿一千零一万”

 稍过片刻, 侍应又上了台,低语:“主持人,不知名先生出一亿二千万。”

 “一亿两千万零一万”

 “不知名先生一亿三千万。”

 “一亿三千零一万。”

 “不知名先生一亿五千万。”

 陈辰还想再开口, 这样直接退出, 未免太没有面子。

 一来他对言霓没有这么感情,二来总归是言霓花钱,他并不在乎这些钱的去向。

 言霓冷冷地看了陈辰一眼,长长地叹了口气。

 从刚开始的意气,到现在脸色苍白无力,不过一分钟。

 福兮祸所依,一亿都是她为了珠宝行名气, 勉强为之。

 一亿五千万已经大大超出了她的预算。

 她前段时间刚入手了几件镇店珠宝,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资金,这次拍买耳坠也需要家中援助。

 若是为了意气之争,再出高价, 万一对手不再出价,那她…

 言霓想到这里,角颤了颤,心不甘情不愿,将手里的牌子放下:“我弃权。”

 能进入今拍卖会的人,都是港城上社会的精英。

 到时候,她根本拿不出钱,一不小心消息,那她就丢尽了脸面,以后别想在港城立足。

 一亿五千万的竞价之争,拍卖会的众人也是好生看了场热闹。

 不过言家的这位大小姐,终究是稍微逊几分。

 现在,众人好奇的是,那位电话竞拍的不知名先生,到底出自哪家?

 参加竞拍的都是人,在场的人细数了一番。

 港城的大佬就那么几位,要是细细思考,如果不是港城之外的富豪,大家也都能估摸几家出来。

 包厢内的气氛仿佛凝滞了般,言霓面色难看,陈辰刚才被瞪了一眼,也觉得心里恼火。

 言母虽觉得言霓刚才说的话有失礼节,但她也并非斤斤计较之人,正要开口缓和气氛。

 这时,明的女子推开包厢门,面带微笑进来,态度亲和:“请问哪位是鞠小姐?”

 周冰是港城的老牌明星,一向喜欢收集珍贵的珠宝。

 这次佳士得拍卖会,邀请她来担当展品的明星,她倍感荣幸。

 刚看到那对粉蓝色钻石耳坠的时候,她就痴与“阿波罗”蓝钻的美丽。

 她刚开始也参加了竞拍,不过当价格上升到一亿的时候,她就果断收手了。

 一亿已经是她能出的最高价格,她子豁达,自然不会斤斤计较。

 而且周冰也是知道内情消息的人之一。

 被拍卖的粉蓝钻石天价耳坠,是不知名先生为他未婚拍下的礼物。

 周冰心思旷达,她在娱乐圈闯多年,到她这个年纪,对于纯纯的爱情,心里是暗暗祝福。

 不过作为事件的亲眼目睹者,能够亲眼见证一亿五千万的天价礼物,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这次送钻石的人本来并不是周冰,不过她实在好奇,亲自来包厢将钻石送出,在足她的好奇心同时,也可以提前知道这女子是何方神圣?

 “我就是鞠微,请问有什么事吗?”

 鞠微声音清脆,澄清的眸子里带着疑惑。

 她刚来港城,除了言母,应该没有什么亲朋好友。

 而眼前女子目光如炬,直直地盯着她,目光带着迫。

 难不成,她以前认识这女子不成?

 周冰愣了愣,她以为鞠微,应该是旁边那位气质高冷的女子,没想到,她竟是这位可爱的小姑娘。

 水灵灵的大眼睛,扎着丸子头,可爱的仿佛邻居家的小妹妹。

 她眼神毒辣,目光逡巡,看到鞠微耳垂上的水滴状耳坠。

 再看旁边的言夫人对她态度亲和的模样。

 周冰眼中带着若有所思。

 难不成,买下钻石耳坠的是言家少爷,言氏集团的继承人?

 她记得言家与鞠家联姻,莫不成这位鞠微就是鞠家大小姐?

 不过,她终究是闯娱乐圈的人,面上不动声,依着原来的计划,抿一笑:“这款耳坠,由您的未婚夫拍下,委托我们拍卖会送给您,我替拍卖会代为转。”

 周冰笑着输入密码,将手里的保密箱打开,取出里面的粉蓝钻石耳坠。

 亲眼看见,鞠微更感觉这耳坠的漂亮。

 水滴状的钻石,粉光溢彩,蓝色仿佛湛蓝的大海,更难能可贵的是,如此大的钻石,几乎相近的重量,恰好配成一对。

 鞠微惊呆了,言霖送她的礼物,竟然是这副天价耳坠!

 言母听到这话,笑了:“言霖这小子,算他还有良心,还算懂事!微微,你就收好吧!”

 周冰眼中闪过了然,果然是鞠家大小姐。

 看来言夫人很满意这位儿媳妇,倒是不像坊间传闻那样,对鞠家的联姻不满意。

 当时,港城关于他们两家的传闻可是有多种版本。

 在订婚前,未婚直接消失不见,订婚宴直接取消。

 言家是港城的大富豪,甚至有人传闻,鞠家大小姐不家族联姻,叛逆离家出走。

 有人暗笑,家族联姻果然是个坑!

 后来鞠家大小姐回家继承家业,言鞠两家强强联合。

 名义上他们是未婚夫,但是这订婚宴从来没有举办,众人都没有见过鞠家大小姐,也不好早下判断!

 不过现在,让周冰来看,这位言家少爷,倒是对鞠家大小姐在意得很!

 言霓咬牙切齿,这耳坠竟然是言霖买给鞠微的,那刚才她说的话岂不成了笑话?

 还有aunt,也未免太偏心,鞠微这般公然抢她想要的耳坠,也未免太下三滥了吧!

 如果她喜欢耳坠,大可以和她公平拍卖竞价,怎么嘴上说不喜欢,暗地里让言霖替她出头将耳坠拍下?

 陈辰的脸色阴沉,他也看不惯鞠微。

 这事本来是他看鞠微有意于耳坠,才让言霓参加竞拍,一来可以试探言霓的财力,二来可以打击鞠微。

 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他心里恼火,脸色阴沉得吓人。

 这两人的神色,言母都看在眼里,她暗叹了口气。

 如果她知道言霓这般心狭窄,就不会邀请她一起来拍卖会,没得让微微不顺心。

 微微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要说是她女儿也不为过,她的慈母心肠都给了鞠微。

 至于言霓,是言父弟弟家的女儿,从小在国外长大,终究还是与他们差一层关系。

 周冰将匣子递了过去,提议道:“这耳坠特别漂亮,你不如戴上去试试?”

 鞠微笑着点了点头,取下现在戴的耳坠,将粉蓝钻石耳坠戴上。

 她本身底子就好,肌肤白皙得仿佛发光,配着粉的粉钻,湛蓝色的蓝钻,戴上去既清新脱俗,又不失贵气。

 言母脸底笑意闪过,夸赞了好几句:“这耳坠真漂亮,果然与它的价格相配,小言的眼光不错。”

 鞠微赞同地点了点头,这款钻石耳坠,低调又不失奢华,稀有的蓝色与粉的钻石,又是这么大颗,这个价格来说,也没有太高。

 毕竟,珍藏难得,她就是放着收藏几年,价格也会往上翻,既能佩戴,又能收藏传下去。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两块彩钻罢了,还不知道是哪里的碎石头?”

 这声音虽小,但是在封闭的包厢内,又是男子低沉的嗓音,一下子将众人的目光引了过去。

 言母眉头一皱,暗叹了一声,果然不能让言霓随便找娱乐圈的男友。

 这般没脑子的话,也不知道他是凭着什么勇气说出了口?

 鞠微暗笑,陈辰的没脑子,她早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也只有恋爱脑的言霓,才将他当块宝!

 毕竟,陈辰智商不够玩不过,就恼羞成怒,暴躁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冰看着身材高大的男子,脸的愤愤不平,扑哧一声笑了:“正是因为彩钻才珍贵!现在这么大颗而又天然的彩钻,就如同稀有的帅哥美女,都是稀有而珍贵。”

 鞠微扬了扬角:“或许这位先生看不上这彩钻,毕竟可能对他来说,一亿五千万太少,他根本看不上眼!”

 这话说的,周冰又笑出了声,这人该又多大的脸,才看不上一亿五千万。

 这男子她越看越眼,现在才确认不过是二明星,哪来的那么大的脸,竟然看不上这天价粉蓝钻石耳坠?

 陈辰面色一变,黑瞳中带着怒火:“我就是不喜欢这钻石耳坠,难道鞠小姐还不允许提意见了?也未免太霸道了吧?”

 鞠微角轻扬,淡淡一笑,看来这陈辰真的是恼羞成怒了。

 呵呵,她抬眸瞥了言霓一眼,眼中的意思很明显,你的男人,赶紧处理。

 言霓脸色铁青,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陈辰,转身就走。

 陈辰这小心眼的样子,她的面子都丢光了!

 陈辰愣住了,言霓这一走,这包厢,无论如何,他也是待不下去了。

 他低下头,步履匆匆地往门口走去。

 “站住!”

 鞠微话音刚落,身边的保镖上前挡住门口,没有放陈辰离开。

 鞠微挑了挑眉:“陈先生,你还是要做个人的吧?这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做错了事,是需要道歉的,你还比不上幼儿园的小朋友吗?”

 陈辰咬了咬牙,这鞠微怎么这么难

 他面色难看地看了看身边魁梧的保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小胳膊细腿,脸上带着憋屈:“对不起!”

 说完,他怒目而视,狠狠地瞪了鞠微一眼。

 他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侮辱!

 鞠微抿一笑:“以后陈先生还是谨言慎行,毕竟,不是谁,都像我这么宽宏大亮。”

 接着,她吩咐保镖:“你们送陈先生出去。”

 保镖点了点头,鲁地将陈辰带走。

 待他们离开,周冰风情万种地头发,朗一笑:“妹子,你这脾气我喜欢,以后可以一起去逛街购物。”

 鞠微笑了笑:“那我以后就找周姐一起。”

 周冰又与言母寒暄几句,这才踩着高跟鞋,袅袅婷婷地离开。

 言霓轻嗤一声,看着面前欢笑的两人,眼底尽是黑色。

 这边众人知道了原来这上亿的耳坠,最后竟然是言家少爷送给鞠家大小姐的礼物。

 以前言家和鞠家的联姻众所周知,但是因为莫名的原因,众人都以为这就像前几家的家族联姻一样,不过是资本的重组罢了,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这般。

 港媒争相报道,一时众人羡慕不已。

 而周心蕊刚准备行程,与宜城的好友打了招呼,下了飞机,刚在港城的五星酒店住下,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本来她以为能看到,鞠微在港城受阻,痛哭涕的模样,结果…

 她愣住了!

 怎么会这样?

 接下来几天,鞠微一直陪着言母逛街购物,差不多把整个港城都买遍了。

 她房间里到处都是言母送的礼物,房间里的衣帽间都摆设当当的。

 鞠微再三推辞,而言母却总不当回事。

 就像今天,迪奥品牌的经理又来言家别墅。

 鞠微扑进言母的怀里撒娇:“伯母,我的衣服够多的了,您不用再给我买新款的衣服了?”

 言母角带笑,替她整理了披肩碎发:“你来这边也没有带什么衣服,这些都是以后你跟着我参加聚会要穿的。”

 鞠微:“我也在港城呆不了几天,过几天就回宜城,您给我定制这么多衣服,总不能都带回去吧?”

 她又带不回去?

 “以后你和小言订婚,结婚,来港城生活,这些衣服都不会浪费!”

 言母的话里带着期待,鞠微愣了,完全没有想到言母抱有这样的心思。

 她现在的事业在宜城,以后忙完了,自然会回晏城,而她与言霖的事,她总觉得言霖太小,她有种老牛吃草的感觉。

 鞠微脸上微微尴尬,试探开口:“伯母,我和言霖年纪还小,这结婚什么的不着急!”

 言母反应过来,想到前年鞠微独闯娱乐圈的事,心里咯噔一声:“微微,你跟伯母说实话,是不是言霖欺负你了,否则你怎么会说这些话?”

 言母眼中的担心让鞠微感动,她又不是真的冷漠的人,心里还是不想让言母担心,话不由心地开口:“伯母,我就是随口一说,您别当真,现在也已经晚了,您早点休息吧。”

 言母:“那行,我先睡,你也睡吧,女孩子还是早点儿睡,我现在这个年纪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稍微晚点儿睡身体就受不住!”

 鞠微笑着将言母送回房间,心里烦睡不着,小心翼翼地下了楼梯。

 她开了侧面的小灯,从冰箱里拿出饮料,蜷缩在沙发上,静静地发呆。

 言霖和她的关系,她未必没有深想,但是,言霖毕竟是如同她弟弟般的人物,她并不能置之不理,无视他的存在。

 更何况,她爸和言母的意思,是希望她和言霖能在一起的,而言霖他又对她…

 鞠微烦地抓了抓头发,好烦!纠结!

 要不是这样,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手机嗡嗡嗡响起,鞠微滑开手机,微信视频弹开,是言霖?

 大半夜的,他怎么没有睡,还给她打视频电话干什么?

 难不成有什么事吗?

 鞠微愣了愣,还是出了客厅,在外面游泳池找了个位置,悠闲地晃着双腿,接通了视频,小声道:“你怎么还没有睡?”

 屏幕那侧,是言霖俊朗的脸庞,想必他刚洗完澡,头发漉漉地,水珠顺着白色的浴巾,到他膛里面,感又惑人。

 他拿着块白色的巾,胡乱地擦了擦头发,笑着开口:“就是睡不着,还有今天,我妈的话,你不必在意。”

 言母回到房间怎么也睡不着,想了想,直接拨通了言霖的电话,臭骂了他一通。

 言霖自然是不在意这些,不过想到母亲说嘴,和鞠微的谈话,他还是不放心,看到她微信在线,直接打了视频电话。

 果然,她还没有睡?

 鞠微摇了摇头:“我没事,伯母也只是随口一提,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才不是这样,她心里烦躁不安,可是又偏偏不知道该怎么对言霖开口。

 言霖看着女子低沉的模样,低低一笑:“就会说谎话,不在意怎么会睡不着,我还不知道你,平时虽然熬夜,但是也不会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有心事?”

 “你不用烦心,一切有我。”

 男子低沉感的声音,天然带着温柔,仿佛什么事,都不过过眼云烟。

 鞠微突然不烦躁了。

 不管世事如何,终究眼前的男子,是真心在意她,她又何必自寻烦恼?

 她眼皮困乏,轻轻打了个哈欠:“我困了,想先睡了。”

 言霖扬了扬眉,角颤了颤:“那对耳坠,你喜欢吗?”

 “喜欢。”

 “喜欢就好,早点儿睡吧,晚安。”

 男子清冷矜雅的声音传出,说不尽的温柔。

 鞠微低低嗯了一声。

 “晚安!”

 她挂断视频,轻手轻脚地回了房间,躺在上,很快进去了梦乡。

 一夜好梦…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的小天使:

 空间的断点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章 穿书后继承亿万家业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