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宦官的忠犬宣言 下章
第二十章 晴好
 第二十章

 好歹经历过许多次这种太后娘娘突然心血来的情况,秦束倒是没有像一开始那样手软脚软不敢靠近了,不过也只是走到摇椅近前就停下了步子。

 柳清棠躺在摇椅上没有起身,只朝他伸出了手。等了一会儿,见秦束还是看着她的手,一副不知该不该去伸手牵她的样子,不由好笑的出声提醒道:“把身子弯一弯。”她可不仅仅只是想牵手而已。

 秦束这才明白她的意思,向前倾着身子靠近她。

 懒洋洋的摊在摇椅上的柳清棠能够得到他之后,就不客气的拉下他的肩膀,两手搂住了他的脖子。秦束被她突然拉得一个趔趄,赶紧用手扶住了摇椅的把手才没有摔在太后娘娘的身上。

 柳清棠瞥了一下他紧紧抓着扶手的手,稍稍遗憾了一下,然后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笑着问道:“想不想亲我?”

 虽然是这么问,但是没等秦束回答,她就笑道:“我允许你亲,好了,你现在可以亲了。”

 秦束没说话,有些迟疑的看着她,柳清棠睁着明亮的眼睛回视,两人安静下来就显得一道花壁之隔的宫女太监们走动说话的声音越发清晰。

 柳清棠明白秦束的意思,但就是不理会,懒洋洋的坚持的看着他的眼睛。他不想在这里怕被人撞见,无非就是担心她这个太后娘娘的名声问题。可她自己都不在意,偏就他那么死心眼。

 饶有兴致的陪着秦束僵持着,柳清棠用环着他颈子的手钻进他的衣领,在他的脖子后一一片划来划去。

 “再不抓紧时间,等一会儿缀衣她们就要过来了~”柳清棠昂起头凑近秦束,轻声对他说,还恶劣的稍稍拉开他白色的亵衣领子朝里面吹了一口气,用一种充威胁的口吻道:“到时候,就算她们看着你也要亲。”

 说完这句话的柳清棠满意的看到秦束果然松动了,他呆了呆似乎在权衡利弊,然后抿了抿之后就贴了上来。

 不过,那真的只是贴而已,他只是用他的贴着她的就没动静了,柳清棠等了又等,觉得再这么下去他们两的都要黏在一起了,忍不住眨眨眼道:“你就准备一直这么贴着不动?”

 因为瓣本来就轻轻挨在一起,柳清棠这一说话,便在秦束的上蹭来蹭去,的。

 秦束突然扭过脸,然后长长的吐气,一副憋久了不过气的模样。一见他这动作柳清棠先是一怔,随即捂着嘴笑的不能自已。想想,刚才他贴着她的时候,似乎真的没有呼吸,也亏他屏息了这么久。不过就是亲一下,简单的贴了贴而已,他竟然也能忘记呼吸,简直傻极了。

 越想越可乐,柳清棠忍不住笑的灿烂,坏心的扣住秦束的肩,一把将他拉倒在她身上。

 终于匀了气,木着一张脸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秦束,骤然被拉的完全在太后娘娘柔软的身上,简直吓坏了。第一反应就是担忧太后娘娘这么柔弱,万一被坏了可怎么是好。他不管怎么说也比太后娘娘重许多,这么一想他赶紧手忙脚的撑着摇椅想要坐起来。

 可惜摇椅被这一得摇晃了起来,他不仅没能如愿的站起来,还手滑的往前一扑,彻底住了太后娘娘。

 摇椅咯吱咯吱响个不停的声音,让花壁外端着茶点走近的缀衣停下步子。看看花壁和爬上面的绿色藤蔓,又看看天色,她出一个不知该说是欣慰还是纠结的表情,随即转身放轻步子往回走,站在远远的一丛花旁守着。

 待会儿她是不是要准备水以及…什么药膏?缀衣这么想着。

 而此刻被秦束蒙在身下的柳清棠,拽着秦束的前襟,埋在他前闷笑。秦束懵了,冷静下来抓着摇椅旁边的几子,单膝跪在摇椅上试图支起身子。

 柳清棠还在摇椅上看着他笑的花枝颤,一手拉着他的前襟不放。秦束不敢伸手去拉开柳清棠的手,可是不拉开,他要退后的话本就有些松了的衣襟一定会被拉的敞开。正在这进退两难的时候,柳清棠还火上浇油,故意手上用了些力道去拉他的衣裳。

 这种情况下,秦束穿的整整齐齐的藏蓝色外袍很容易就被拉扯开,出里面好几层的夹衣。柳清棠凑近秦束,完全不顾他有些慌的想要掩住衣裳的动作,开始一层层的翻看起来。

 “穿的这么多,一点也不好,看也看不到什么。”柳清棠咕哝了一句,见本就不自在的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秦束听到她说的话后,显得更加不安,便端起多年来唬人的正经脸安慰的拍拍他的膛道:“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只不过是看看你里面穿的什么罢了,不必如此紧张。”

 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完这句,柳清棠忽然觉得有些耳,然后想了一会儿在脑海中翻出某个话本里的情节。那个话本里面的男主就说了一句和她方才说得很相似的话,似乎是他在偷窥女主角洗澡被发现之后,对女主角说:“我不是想非礼你,只是想看看你里面那层穿的是什么花纹的衣服。”

 果然这两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柳清棠感叹了一番,完全忘记了自己最初看到那情节的时候,还和桃叶缀衣两人说起那个男主角着实是个氓。

 秦束听到太后娘娘睁着眼说瞎话,还说得这么理所当然也没有反驳,半天憋出了一个字:“…是。”看那样子,大有柳清棠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的感觉。

 自觉被人信任了的柳清棠心情十分好,朝他一笑,动手帮他整理起衣服。

 “奴才…自己来就可以了,娘娘…”秦束哪能让太后娘娘帮他穿衣服,即使那衣服是她拉开的。

 柳清棠细细帮秦束把几层衣服都妥帖,拍开他想要自己整理的手,眼都不抬的威胁道:“哦?你再说一句我就要接着你衣服了,说起来我还真有些想看你穿的是什么样的亵衣亵。”

 秦束的声音一瞬间就消失了,他单膝跪坐在摇椅上,垂着眼睛看太后娘娘伸手给他整理衣服,觉得心里莫名的慌张的同时又不可遏制的感到足。抿了抿薄,秦束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在面前之人的上。

 太后娘娘不爱在嘴上搽那些膏脂,但是她那双生的好看极了,真真是不点而朱的丹。红润的泽再加上那嘴边的一点弧度,生生要把他看的不能思考。

 柳清棠给秦束理好里一层外一层的衣服,又给他把松了的带也一并系好,还把上面的苏绳打了个祥云结。做好这些,她抬眼看秦束,却发现了他目光有些怔然的看着她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柳清棠轻易的就在那双毫无防备的眼睛里看到了恋。心头一动,她伸手捧了秦束的脸就亲了上去。

 这次,秦束只是开始迟疑了一下,后来便在她的咬下稍稍主动起来。说是主动,其实他还是找不到头绪的样子,只是下意识的蹭着她的嘴,像是着什么一样,而且他也不会动,头直直的拧在那里。

 柳清棠一直没有闭上眼睛,看着他这个样子就想笑。但是嘴被他笨拙的着,笑不出来。嘴巴不能笑,她那双眼睛便弯成了月牙。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们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经验,但是每次秦束都会给她一种他比她更加糟糕的感觉。那种生疏又恐慌的秦束,让她忘记自己其实也不擅长这些,下意识的就想要去调配他逗他。

 而且,他大概是紧张,气的声音有些大,也可能是忘了换气,憋得久了然后忍不住气。柳清棠被他亲的一点旎的心思都没有,只是心里止不住的笑意。但是见秦束那么努力的想要取悦她,为了不打击到他,只好废尽了心思的忍笑。

 “噗~”柳清棠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推开了秦束,然后抱着他的闷在他怀里笑的不住耸肩。

 她是真的忍不住了,那样看着秦束,越看越像小时候养过的一只小白狗。那只可爱的小东西总是用那种润喜悦的目光看着她,只要她在他面前走过就会一直看着她,喜欢她的手,一边还一边哈嗤哈嗤的气摇尾巴。刚才她莫名其妙的觉得秦束很像那小家伙,这么一想下去结果就没忍住。

 亲的好好的被推开,秦束茫然着一张脸看着太后娘娘钻在他怀里,笑的肩头不住的颤抖。

 “是奴才方才…做的不好?”

 “不,你做的好的!”柳清棠深一口气直起身,然后夸赞了秦束一番。接着,她嘟了嘟有些红肿的眨眼道:“只不过的太用力,下次要注意。”

 “…是。”秦束咽了口口水,强迫自己把目光从那水润光泽的红上移开。那是他留下的痕迹,只要这么一想他根本就不能平静下来。

 柳清棠看他那忍耐的样子又觉得蠢蠢动了,靠过去在他的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

 于是这下午,太后娘娘再出现在慈安宫一众大小宫女太监们面前时,似乎是有些不舒服的捂着。而秦公公,他的脸颊上被虫子蛰出了一小处红色,比起往常更加让人看不出神情。

 作者有话要说: 喏,你们要的甜甜腻腻挨挨蹭蹭情节【死鱼眼吐魂】

 在既定的情节里挤出一章写甜蜜我容易吗我_(:з”∠)_

 【我觉得有必要重申一下~养~肥~会~死~】【没错我就是这样磨人的小妖快来留言蹂躏我啊~】

 肥喵扔了一颗地雷

 娜没扔了一颗地雷

 大明扔了一颗地雷

 大明扔了一颗地雷

 爱冰凉扔了一颗地雷

 长知扔了一颗地雷

 【感谢小天使们的爱~么么~快来把我带回家,没没夜…】
上章 宦官的忠犬宣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