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前有座灵剑山 下章
第622章 正式开赛大概要十年以
 “开幕式?”

 海云帆有些好奇地顺着王陆手指的方向看去。

 在方案书中,的确设计了开幕式的环节。群仙大比毕竟是事关九州前途的大事,主旨是促成两方合作,和平和发展才是主线,而群仙大比的原则也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如果一上来就打得脸是血,实在是和主旨不符。

 所以在正式开赛前,还加入了一个开幕式的环节,由双方各自出人表演一些文娱节目,算是营造几分和平的气氛。至于开赛之后是否还能保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原则,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因此总体来看,这开幕式只能算是一道开胃小菜,在群仙大比的大背景下微不足道。就连王陆本人都没在这个环节上下什么功夫,准备找现在如中天的偶像团体上台秀秀大腿也就够了。

 可是,当今王舞代表选美团队来向王陆做工作汇报时,恰好王陆翻看方案书时也翻到了这一页,顿时灵光一闪,想到了办法。

 “简单来说,开幕式没有时间限制。”

 海云帆愣了一下,而后反驳道:“你想无限拖延开幕式的时间?但是开演前节目单需要双方共同审定才可以啊。”

 “没错,所以排出一份五千个节目的节目单肯定会被他们否掉。我们必须在有限的节目里创造无限的可能。”

 海云帆皱起眉:“有限的节目…无限的可能?”

 王陆此时早就灵感踊跃,立刻伸手在桌上写下一行字。

 节目,书法表演,临摹,《从零开始》。

 海云帆好奇道:“书法临摹表演我是知道,但从零开始是什么?”

 “你会知道的。”

 而后,王陆又写下一行字:节目,群口相声,拜年。

 “相声我知道,是近几百年才逐渐风行于九州大陆的文娱形式,对于沉睡了一万六千年的地仙们而言,一定是很新鲜了。但是这其中又有什么玄机吗?”

 王陆笑了笑:“还是那句话,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嘛,恕我保密。”

 海云帆见王陆卖起了关子,摇摇头也不再询问。反正既然他这么胜券在握,应该不用其他人来心了。

 “对了小海,这开幕式的事情,只有这室内三人知道就够了,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你如果觉得自己保密不严,我可以帮你洗脑。”

 海云帆摆了摆手:“不必,你刚才刚答应过我,正式开赛后要给我调休补假,被你这么一洗,假期的事估计就没了。”

 王陆赞道:“小海你的思维越发缜密了。”

 “呵呵。”

 然后王陆向师父递了个眼色,示意这个话题有时间再详谈。

 接下来,先按部就班的处理手头的公务。

 “对了,先前说过的那些异变装的,已经统计完了吗?”

 王舞说道:“当然都记得清楚,这种黑材料我怎么可能丢?”

 一个多月前,王陆设计分组越级比斗,输的一方异变装作为惩罚。但实际执行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万兽之王惊世骇俗的表演,给所有人都带来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并没来得及组织那些异组的人作大范围巡演,惩罚的效果其实有限。

 到后来,很多人就以为所谓异变装不过是口头说说,不可能实际执行,对其的忌惮心思也就放了下来。某种意义上讲,最后这一个月的突击,进度并没有完全达到王陆的要求。

 不过这当然不意味着王陆真的打算放过他们。

 的确,推行这个政策的阻力非常非常大,因为按照他的设计,除了极少数天才外,几乎大部分人都免不了要败北…难道要让九州大陆这几千名精锐之才,都去异变装么?尤其还可能涉及到真君级的修士,执行难度就更是大。

 但正因为执行难度大,所以才更应该坚决执行下去,如果真君级的修士能带头变装,其他人还有谁敢推三阻四?可惜啊可惜,饶是以王陆之能,之前都未能说服河图…毕竟盛京仙门里也有不少长老都上了变装名单,河图本人也是压力山大。

 不过那时候王陆是孤军奋战,现在却多了师父在身边,而她的行动力可是相当之旺盛。

 先前所有在分级赛中输过的人,王舞都一清二楚记了下来,准备以后有时间找他们细细算账。这里面的套利空间大得很。

 按照王陆的规则,分组赛中落败的要进行异变装,高级组落败,惩罚翻三倍,那么基准数量应该如何界定?所谓翻三倍又要如何执行?目前比较成的方案,是将异变装纳入拉拉队的负向激励组。输一次就预定要在未来出演一场。

 这套方案不久前在王舞的大力推动下,终于得到了河图真君的默许。

 那么问题就来了:同样是以异变装的羞状态出演,在无数人关注的比武环节中出演,和只有两三名观众的冷僻项目中出演,那可是两个概念。

 而决定拉拉队演出表的,当然少不了王舞和王陆这对师徒。这里面的操作空间,在王舞看来全都是利润空间。

 但凡是头脑灵活的,及时给王舞奉上一片心意,那么演出表上的任务就可以轻松一些。而有些不识抬举的,那就只能劳驾在万众瞩目下好好表演一下异变装的精彩了。

 两人就演出的细节很是商讨了一番后,便指使海云帆去起草通知,要那些变装榜上有名的人们能够准确地领悟到上级精神,及时足额地缴纳贿赂以免自取其辱,当然文字要足够隐晦以免被人抓住把柄。海云帆张口结舌许久,终是无奈,埋下头来苦思冥想要如何写这份注定被钉在历史辱柱上的文章。

 而在海云帆埋头苦干时,王舞又想起了什么,提问道。

 “根据你的说法,群仙城正中央的大比武场可以隔绝内外。因此你离场那么久,白泽都没能发现…在这样的场地中,拉拉队的效果恐怕体现不出来啊。”

 “没关系,当初设计场馆的时候,随手就留下了拉拉队的空间。可以以此为由要求他们开放这项功能,无需担心。不过我倒是想起了,根据工作安排,在正式开赛前还要麻烦你们选美组的进行一次公开演出,现在准备的如何了?”

 王舞拍了拍脯:“放心吧,帅哥美女们都调教妥当了,保管好用。”

 王陆狐疑地问:“好用?怎么好用法?你之前用过?”

 “废话,不亲手验货我怎么放心把他们推到台前?”

 “…验了多少?”

 王舞掐指一算:“妹子们基本都验过了,汉子们全部免检,我让妙颜去负责了。”

 “你的责任心真是感人肺腑。”

 王舞嗤之以鼻:“那好啊,我这就去验男子组,保准验得你头顶郁郁葱葱,你意下如何啊?”

 两人正说着,就听旁边桌上传来愤怒的拍桌上:“你们两个人,打情骂俏给我出去打啊!考虑一下因为公务繁忙已经很长时间见不到道侣的我的感受啊!”被海云帆义正词严的指责到了这个份上,无相师徒也只好带着笑声落荒而逃。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王陆微微恍惚了一下,没来由的觉得肩上一轻。

 想来也是,此时距离群仙大比正赛开始不过两天时间,大部分集训项目都已经停了下来,只待选手们养足精神,正式登场。所以一时间需要他来处理的事情反而不多。

 这让忙碌了几个月的总策划人感到颇不适应。

 “今天就好好放松一下吧。按照你的构想,接下来恐怕又要有的忙了。”王舞拍了拍徒弟的肩膀,不无感慨地说道。

 如果开幕式的拖延计划能顺利落实下去,意味着九州人又多了集训突击的时间,而作为总策划自然少不了忙碌。不过至少这两天里,他可以稍微放松一下。

 “不如和我一起去看选美组的彩排,我们这里云集天下美人,又有妙颜精心调教,先前两次试演曾令许多修道有成之士都情难自。”

 王陆一笑:“然后被你抓拍到丑态,勒索赎金?”

 王舞哈哈笑道:“废话。”

 “那就看一看吧,说来最近理万机,都没来得及关注这令天下修士为之瞩目的美人团队…据说小白是确定入选了?”

 王舞说道:“你可是真不关心我的事业啊。别说小白,就连琉璃、瑶儿都没跑了,我把她们全都抓来充实团队,组了一只元婴境界一下的少女天团。这种能扬名天下的机会,怎么也不能便宜了外人嘛。”

 王陆听了却是一惊:“你不会是为了趁机验货吧?”

 王舞反问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健忘了?要说验货,我可是早就验过了啊,当初问苍天时要没有我用灵犀一指把所有的货都验到无话可说,你以为自己能像现在这么逍遥自在?早就跟那海云帆一样沦为庸俗的家庭妇男了!”

 屋内传来海云帆的吼声:“你们两个人给我滚远一点!”

 王舞哈哈笑着,带着王陆一道御剑远去,人在半空,开口说道:“去看看我的工作成果吧,有惊喜哦。”

 王陆无奈:“好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别的事做。”
上章 从前有座灵剑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