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前有座灵剑山 下章
第371章 为师的教鞭那是很厉害
 无论师父阻止王陆高歌猛进勇闯群仙墓的理由是什么,在王陆沉睡月余以后,的确很多事都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群仙墓的开发有了初步成果。第一批进入仙墓的风和天轮在半个月前回归九州,并取得了骄人的战果。他们在群仙墓中见到了成千上万,数不胜数的独立空间,被称为仙梦之境。并切实打通了一个梦境,在梦境中,他们经历了严苛的考验,并赢得了战果,两件下品灵宝…对于合体和化神级的修士而言微乎其微,但终归是灵宝一级,足以令大陆九成九的修士趋之若鹜了。

 而在风和天轮之后,第二批进入的则是晚辈弟子,以琼华为首,周沐沐、斩子夜都有参与,只不过是分头行动。之后半月,琼华过关并拿到三件下品法宝,周沐沐和斩子夜各自斩获两件法器。其余门派的精锐弟子有成有败,不过大部分还是有所收获的。

 而两轮之后,人们对群仙墓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那里的确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宝库,论及收藏之丰厚,甚至远远凌驾于西夷大陆的黄金王宝库之上。只是要取得宝物,难度也提高了不少。

 首先是经历的考验五花八门,天轮和风经历了什么,他们两人没有透,但第二轮弟子们进入群仙墓后的经历,却多有传。

 琼华仙子是进入了一座深山,山中妖魔横行,她斩妖除魔后,在妖魔窟发现了它们的宝物,也就是三件下品法宝。周沐沐的经历则比较奇怪,她进入了一片绝地,环境异常恶劣,以至于她这个虚丹巅峰都难以维持,不过幸运的是她遇到了一位重伤的前辈修士,她凭着自身医术为其疗伤,而前辈修士则在指点她生存之道后,又赠了她几件法器。斩子夜却是遇到了两位前辈修士,两人为一道功法的改良而争执不休,斩子夜听了一会儿便忍不住加入其中,最后一连讨论了半个月,才算有初步成果,而两件法器就是斩子夜的报酬。

 其余修士经历大多如此,所入梦境,多半与自己的特长有关,得到的回馈也大多合用,虽然品阶不高,但那只是因为大家并没深入到仙梦深处,根据已有线索推测,在拿到第一件宝物时,如果不急着退出而是继续深入,得到的好处将会更多。

 不过除此之外,人们也发现群仙墓中有着严格的限制,首先是得到的法宝只能自己使用,无法转交给其他人,这是最大的问题,使得群仙墓的最外层显得颇为肋。风和天轮各自拿到灵宝,却无法赠与弟子,而对于他们来说,身上所持最差劲的道具也不过是中品灵宝这个层次了。而至于说琼华拿到的下品法宝,对于倾尽门派资源来培养的首席弟子而言更是毫无价值。

 所以,想要真正拿到实质的好处,唯有不断深入。可是想起开门那天,门内的声音所说,收获越多,肩负的责任也就越大,难免令人踟蹰,所以第三轮开发就等了一段时间,待众人充分收了前两轮的经验之后再做计划。而开发团队也在筹备当中。

 对于整个万仙盟而言,群仙墓的开启简直等于新时代的降临,孕育着无限的未来。别说是进入门中,单是门外丰都,都显得新月异,生机。天南州,已经成为整个九州大陆的焦点。

 可惜这一切对于灵剑山上的某人而言,注定只能是故事了。

 ——

 “啧,简直让人看不下去啊,这群蠢货。群仙墓的仙梦之境,分明是需要规模适中的团队联手开发,通过团队成员的互补完成高难度的任务并取得超越自身境界的宝物…很多线索都是明摆着的,何需这么小心谨慎地开发,简直浪费时间!”

 简陋的客栈大堂内,王陆手持着一份报纸,然后将腿搭在桌上,身子一摇一晃,身下的板凳斜立着,随着晃动发出吱呀的呻,一阵一阵,平稳的节奏在客栈内回,只是声音响动中,却透出王陆本人的强烈不耐烦。

 而这刺耳的旋律很快就被人打断了。客栈的老板娘怒拍柜台:“看不下去的人是我好么?你要不要这么无聊啊,专程跑到我这里,也不住店也不点菜,一门心思看你的破报纸!”

 王陆懒洋洋地说着:“不吃饭是因为刚在食堂吃得太——你知道我的意思,虚丹修士真要开怀大吃,一头大象也吃得下,但若是吃的某厨师的手艺,就算合体真君恐怕也不会有食了。”

 老板娘也有气无力地说:“是是是,我知道你在阿娅那儿受苦了,不过你与其每天来这里抱怨,不如和她直言不讳如何?”

 王陆淡淡地翻过一页报纸,说道:“阿娅呢,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誓言,英灵完美,而后又灵合一,如今真打起来估摸着天月都未必能赢她,你让我在她面前直言不讳?”

 老板娘赞道:“你可真是铮铮铁骨!”

 王陆说:“至于我不住店,则是因为最近万仙盟在搞扫黄打非活动,我想咱们孤男寡女的,我来这儿开房不太合适,坑了你这黑店不要紧,我这大威名人可不想就这么进去了。”

 话音刚落,一坛上好女儿红就如巨石一般飞了过来。

 ——

 离开如家客栈后,王陆的心情仍有些闷。通过顺丰行的报纸,这段时间外界波澜壮阔的变化他尽收眼底,作为专业冒险者实是跃跃试,可惜他偏偏不能参与其中。

 因为师父下了死命令,在达到虚丹巅峰,并且功法等级与境界全面契合以前,不能下山。若有违背,那也简单,王陆沉睡的一个月里,足够师父大人做太多的手脚,比如用录影的晶石拍些不雅照,你敢下山,她就敢发…

 王陆毫不怀疑以师父的下限,绝对做得出这种事来,而她老人家之所以不将目标定为成就金丹,是因为金丹那一关是需要一定契机的,不是光靠勤修苦练就能成功——当然,以空灵的资质,其实也不存在什么瓶颈,若是真想成就金丹,按部就班的修行也能做到。但金丹与金丹品质差距之大,令人半点也马虎不得。若是那些将成就金丹当作一生追求的庸才或许不必考虑太多,但对于王陆而言,这一步必须迈得坚实有力。换句话说,金丹,必须是最顶尖的金丹。

 为了这一步,这两年他必须竭尽所能去夯实根基。非但要将虚丹上品提升至虚丹巅峰,无相剑等功法也要全部达到五十重境界以上…要说难,倒也不至于难如登天,两年时间,对于如今的王陆而言已经能做很多事了,他在西夷大陆并非全无收获,无数次严苛的实战,让他体内仿佛蓄了能量,只待爆发。

 但为了升级而修行的日子实在是有些无聊,习惯了四处冒险后,在山中潜修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琉璃仙被四师伯周明抓去闭关,小白陪着观海师叔到东篱州寻药,笨狗不知吃错了什么开始沉睡。就连闻宝、岳馨瑶等人,都被发配到天南州丰都一带历练,整座灵剑山上,王陆能说得上话的就只剩下两个厨子,其中一个是疯狂炼金术师阿娅,每次接近都有生命危险。另一个则是如家客栈老板娘,如今已经被王陆扰地在门口竖了牌子:王陆与狗不得入内。

 不过,正因为难熬,所以才要去熬,王陆很清楚师父的话是对的,他必须要沉下心来认真修行一段时间,不然他的心就永远静不下来了,而他与其他同辈天才的差距也会缩小,然后扩大…所以就算他已经趁着师父烂醉如泥时,在她贴身内袋里找到了自己的不雅照,仍坚持留在了山上。一天大部分时间用来潜修,中间小段休息时间用来扰老板娘。

 两年时间,虚丹巅峰!

 ——

 一年后,无相峰上。

 狭小的竹室之外,两道人影似闪电一般纵横错,时而纵身半空,隔空划出锐利的剑气,时而贴身斗,剑击的爆响似暴风骤雨…无数道剑光在无相峰上迸发、爆裂,划出五光十的绚丽光彩。

 两人中,一人主攻,气势凌人,一人住防,左支右绌。而在剑光之中,属于无相峰主的声音异常清凛响亮。

 “出剑太慢了!简直不像话!我以虚丹中品境界与你过招,我出十剑你竟连三剑都不能挡,而且这出剑有气无力的,是不是又跑去和小铃儿鬼混了?小心我投诉到掌门那边打断你的腿!”

 无相峰主疾言厉面威仪,只是说出来的话总有几分扰的意味。

 不过被训斥的一方也是毫不客气地反向扰道:“打断我的腿你用什么?你这穷鬼买得起萝卜么?”

 “你如果今天傍晚之前不能练成无相剑第四十五重以上,我就用你菊花,听到没!”
上章 从前有座灵剑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