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花的贴身强少 下章
第一百五十二节 变化


 第一百五十二章变化

 许久过后,萧晚晴停止了哭泣,又抹干净眼角的泪花,脸色再次恢复成之前的冰冷模样。【百\度\搜\經\典\小\說\更\新\最\快】

 通红的眼看了一眼旁边的叶,自己怎么一直逃不这个混蛋,为什么老是三番两次的被他欺负,这一次还被他看了身子,这是萧晚晴最不能忍受的!

 同时也是让她哭泣的重要原因之一。

 忽然,一股忽然扑鼻而来,萧晚晴扭过头去,只见桌子上摆了饭菜,荤素搭配,香味俱全。

 神色复杂的又看了一眼叶,她咬着嘴呆了几秒,又忽然伸手端起了碗筷,开始了吃饭。

 这时候穿着裙子的徐雅丽从外走了出来,这条雪白的裙子穿在她身上,更是使得她承托出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精致秀丽的脸庞上,挂着淡淡的羞涩之意,修长的脖子下,一条雪白长裙承托出了玲珑有致的身姿,她虽然没有萧晚晴发育的那么成,但青涩的身姿却如同青苹果一般,有着一种青涩的美。

 这雪白长裙只覆盖到大腿的位置,雪白的长腿之下,完美的暴着犹若璞玉雕琢而成的肌肤。

 她穿的衣服都是自己母亲曾经留下来的,已经过时很久了。[mht。la 超多好看小说]这是叶在外面买的,开始穿着的时候,她顿时觉得太开放了,下意识的想要褪下,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在褪下的时候,又决定将她穿上,隐隐有一种想要传给叶看的冲动。

 但看见叶正又摆放着这幅怪异的模样,盘膝打坐,她眼神黯淡了几分,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正要转身离开,却忽然看到萧晚晴正呆呆的盯着自己。

 “晚晴姐,你不哭了啊?”徐雅丽又皱了皱眉拔的小鼻子,脸上出甜美的笑容:“叶哥真好,又做那么多好吃的菜了。”

 萧晚晴俏脸微红,这才想到自己这么不顾形象的大哭。这要是在以前,她想都不敢想,但现在却真正的发生了,而且是在徐雅丽的面前,这要是说出去,自己不得被笑死啊!

 但听到后面一句,她又气的冷哼道:“他好?他要是真的好,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了!”

 徐雅丽看出萧晚晴现在怨气极大,吐了吐小舌头,不愿在去触怒她,而是坐到了她的旁边,轻声说道:“晚晴姐,隔壁哪里有一个浴室,还有叶哥烧好的热水,还剩好多呢,你快去洗澡吧!”

 萧晚晴放下碗筷,不说道:“以后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我听见他名字就恶心!”嘴上虽然这样说,她还是放下碗筷,走出了土

 徐雅丽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叶,嘴角微翘,拿起碗筷,开始了吃饭。

 时间匆匆流逝而过,不知不觉中到了傍晚…

 萧晚晴不知怎么的,不想睡觉,硬拉着徐雅丽打牌,死活不让她睡觉。

 徐雅丽哈欠连连,有气无力的跟着她打牌。但终究还是不知不觉中睡去,躺在了上。

 萧晚晴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又瞪了一眼旁边的叶,蹲在了下,心中暗暗决定,今晚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那个混蛋站便宜。

 翌清晨…

 叶从入定的修炼中苏醒,感受到手心里一片柔软,下意识的扭头看去,惊愕的发现,徐雅丽穿着自己购买的小白裙正蜷缩在自己的怀中。

 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双手环抱着他的部,而自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覆盖在了她的脯上,正紧紧握着那青涩的小馒头…

 而萧晚晴正迷糊糊的躺在自己的旁边,睡姿也特别香,呈一个大字横躺着。身上的衣服也颇为凌乱,粉红色的内衣若隐若现。

 叶浑身火热,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片由浴火构筑的火海之中。他深呼吸一口气,刚想要压抑住体内疯狂冒出的浴火,怀中的徐雅丽忽然轻轻扭了扭身子,薄薄的嘴里还发出了一声嘤咛。“恩…”

 这一刻,恐怕就是圣人也无法忍受,更何况是庆幸寡了十多年的叶。他再也控制不住心中张的火焰,凑过脸去,吻住了徐雅丽的嘴

 徐雅丽雪白无暇的脸庞瞬间变得羞红,如同喝醉了的醉美人,有着一种浓郁的醇香味。她紧抱着叶,滚烫的身子紧紧贴在叶的怀中,并且无意识的扭动着,更是让叶心中一

 叶撬开了徐雅丽的嘴,大舌头俏皮的挑逗着那笨拙的香舌。手上也无意识的在她的身上游走着。

 徐雅丽似有察觉,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并感觉到xiati处有一样滚烫的子正死死顶着自己。下意识的伸出手轻轻一捏。

 感受到那滚烫的温度,她正好有上了叶的目光,瞳孔收缩,心头狂跳…

 正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上传来了酥酥麻麻的感觉,浑身上下的力量仿佛都被干了,那大舌头正在自己口腔里搅动着自己的舌头。

 “恩…”徐雅丽如同牛融化了一样,软软的贴在了叶的怀中,笨拙的开始回应着。

 忽然,徐雅丽浑身一僵,那火热的大手向下方移动,摸到了自己的神秘地…

 “不…不要!这里不可以!”徐雅丽陡然想起,旁边还有一个萧晚晴,而且自己认识这个男人才几天,虽然救了自己,对他也很有好感,保守的她也不想要就这样失去身子。

 叶完全陷入了浓浓的浴火之中,对她有气无力的呼唤充耳未闻,伸手正要解开的她的衣服,旁边却传来了一声怒吼:“你这个混蛋!”

 还来不及回过神来,一条雪白的长腿忽然袭来,将意的叶踢撞到了远处。

 徐雅丽顿时一怔,刚想说话,却忽然看到萧晚晴投过来的那充愤怒的目光。

 “我…”徐雅丽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借口与理由。心中莫名的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叶沉着脸,心情非常不的盯着萧晚晴,说道:“你烦不烦?”

 萧晚晴鄙夷的望着叶,怒吼道:“是,我很烦!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随即,她又失望的盯着旁边的徐雅丽,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看错你了,我一直以为你都是纯洁保守的女孩,没想到这么快就和他勾搭上了!”
 
上章 校花的贴身强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