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振夫纲 下章
第167节
第167章

 再绝望还是要过日子啊,谢穆清叹了口气,默默的钻回了画舫,船内的桌上放着一封信,暗一送来的,谢穆清打开一看:“公主大婚,速归。”谢穆清一口气没上来差点给噎死,什么情况啊,他出去也才大半年啊,怎么女儿都要嫁人了呢。

 他也顾不上吃醋了,朝外头大喊:“船家,靠岸靠岸,我有急事。”

 船家听他这话里带着急音,急忙摇起船桨:“好嘞,您坐稳了。”可怜站在船头的赵怀瑾一个没站稳,坐了个股墩,姑娘见此情景,眉目含,微微一笑,正想告知心上人自己的闺名,却听见里头响起气急败坏的男声:

 “赵怀瑾,你还站在外头干什么,赶紧回京城!都出大事儿了还在那勾搭小姑娘,三十好几的人还要不要脸了!”

 回京城,三十好几…姑娘的一颗玻璃心碎成了渣渣,她这是什么眼光才能挑到啊。她摇摇坠的扶住身边的侍女,目光凄楚:“快走!”

 赵怀瑾抱歉一笑,站了起来进了船舱,看见谢穆清气鼓鼓的坐在桌边,笑眯眯的问道:“出什么事了,这么紧张。”

 “你自己看!”谢穆清没好气的把手上的信件扔到了赵怀瑾的脸上“你看看,我们也就离开了大半年吧,小育都要把妍儿嫁出去了!”

 赵怀瑾脸色也变了,不过他还有些理智:“妍儿也十五了,嫁人也是应该的,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激动!”谢穆清声音都拔尖了:“我难道不应该激动吗?你知道她嫁的是什么人吗?万一她的婆婆是个恶毒的女人该怎么办!万一她婆家让她天天干活怎么办,她从小娇生惯养的,出了宫不习惯怎么办…”

 “阿清,你冷静一点,她出了宫,也是有公主府的,而且,她没你想象的这么弱。”赵怀瑾哭笑不得的劝道,谢润妍什么德行他还是知道的,什么宫外的环境不适应,平时偷偷溜出宫要不是还有人看着她,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从小跟谢润璟练身手,出去打架一般混混还打不过他,再说了,哪户人家的夫人这么不长心眼儿,还敢使唤公主。

 谢穆清愤愤的说道:“暗一也不写写清楚,妍儿到底嫁给谁啊。搞得我在这里瞎紧张。”

 说话期间,船家已经将画舫摇到了岸边,谢穆清率先下了船,到了客栈,略微收拾了一番后,命小二去叫了马车,两人让马夫快快赶车,争取早回京,半月不到,京城的大门近在眼前。

 “太子殿下,公主和安国公家的小公子又打起来了。”

 “这回又怎么了。”谢润育头疼的扶额,这俩人不是看对眼了吗,谢润妍也说非他不嫁,怎么三天两头的老打架,一点消停的时候都没有“公主怎么回事,都要出嫁了,还和男方见面!”

 安国公家的小公子林念羽被派到西北和谢润璟一起训练,两人在西北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谢润璟回京时也带上了他,让他皇兄给他安排了个御前行走侍卫一职,这一来二去就和每天闲着没事干还没找到婆家的公主殿下碰上了面,一个以为是皇宫里不懂规矩的小宫女,一个以为是皇宫不懂规矩的侍卫,摆着教训对方的姿态,两人打了一架,就在启辉殿门前,打了一架,惊动了在里面辛辛苦苦办公的谢润育,很好,一个紧闭半个月,一个罚俸禄。

 半个月后,小公主从宫殿里出来,身阴郁,带着剑径直杀到了启辉殿门口,把米苏吓得不轻,赶紧叫出了谢润育和谢润璟,谢润妍本就是谢润璟教出来,自然是打不过他,林念羽也是,谢润璟把两人带进了启辉殿,谢润育让人搬了两张凳子,让他俩自己好好聊聊,自己就处理奏折去了,公事都没忙完,他哪来的这么多闲心去管另两个,可就是因为这样,几番交谈,两人就在谢润育的眼皮子底下对上眼了。

 谢润妍说非林念羽不嫁,林念羽说非谢润妍不娶,谢润育叹了口气,好吧,那就下旨赐婚吧。

 正巧太子妃是安国公家的嫡女,林念羽的嫡亲姐姐,谢润育也想着亲上加亲,趁热打铁,两家人坐着聊了聊,这门亲事就在谢穆清等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定了下来。就等着谢穆清两人回来之后订婚了。

 自从二人的亲事落定之后,宫中便再无宁,天天闹得飞狗跳的,谢润育三天两头就能听到手下的人来汇报两人打起来的事情,一开始,谢润育还会好声好气的把两个人叫到一起,开解开解,到了后来,他也不想管了,叫来人之后,也不说什么客气话了,直说他俩要是在这么下去他也不在乎毁了这门亲事,两人消停了几天,但也仅仅是几天而已。

 “这次又怎么了。”谢润育叹了口气问道。

 “林公子嫌公主殿下的荷包不好看,没带上,被公主殿下问起,不得已便直说了,公主殿下也不乐意了,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

 谢润育想到自家妹子的女工,确实不好看,没几个女子能像她绣的那般清奇…他眼睛“去把他们带过来。”

 “殿下,还有一件事…陛下回来了,正朝这边过来呢。”

 “…”谢润育只想叹气,自从他监国以来,这叹气的次数可是直线上升。

 不一会儿,谢穆清就到达了目的地,气势汹汹的冲了进去:“谢润育,你小子是想上天啊,嫁娶之事是你能做主的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懂不懂啊,你读的书都上哪去了,你小子监国之后倒是狂得很啊,连你妹妹嫁人的事你都能做主了,你有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万一你妹妹…”

 谢润育表示自己很无辜。

 “父皇你怎么这么说皇兄啊,是我说了非林念羽不嫁的,皇兄没办法了才定了良辰吉,这不都把你请回来了吗,你怎么这么多意见。”谢润妍一身劲装走了进来,听到她父皇这番话开始嘟嘟囔囔的抱怨个不停。

 完了,连女儿都不向着他了…谢穆清斜了一眼赵怀瑾,让他说话。

 赵怀瑾干咳了两声:“妍儿,你怎么突然过来了。”他笑着问道。

 “皇兄让人叫我过来的,说有事要说。”谢润妍回道,转头对谢润育说道:“皇兄,你今天一定要给我评评理,林念羽竟然嫌我的女工做的丑,他怎么不说自己不会做呢!”

 傻妹妹,你有见过男人做女工的吗?谢润育憋笑憋出内伤。

 他还没说什么,谢穆清急了:“什么,他还嫌你女工做的不好!那小子叫什么名字,谁家的,朕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不可!公主给他做东西,还嫌好嫌差!”

 “就是,父皇,你一定要给我做主!”谢润妍在旁边起哄。

 这一定是来帮倒忙的…谢润育很想甩袖走人,但他还是得把情况给解释清楚:“父皇,男方是安国公家最小的嫡孙,是太子妃的弟弟,前些年跟着阿璟一起在西北杀敌,倒是立了不少军功,阿璟这次回来也把他带回来了,现在是御前行走侍卫。”

 “安国公家的,不差啊。”赵怀瑾摸了摸下巴,女儿嫁过去一定不会受苦。

 “那小子呢,叫他进来见朕。”谢穆清坐上了首位,金宝麻溜的出去叫了人进来。

 林念羽鼻青脸肿的走了进来,看见谢润妍亲昵的偎在一个男人边上,再看看前面,太子站在桌边,桌前坐着的…陛下?!

 “微臣参见陛下。”林念羽立马跪下。

 谢穆清随口问了几个问题,若有林念羽答不上来的,便出言讽刺几句,让对方有苦无处诉,一脸憋屈,反倒是一开始嚷嚷着要谢穆清给人家好看的谢润妍有些心疼了,她悄悄上前拉了拉谢润育的衣袖,哀求的看着他,谢润育叹了口气,出言劝道:“父皇舟车劳顿,想必是辛苦了,不如今先休息?”

 谢穆清白了两兄妹一眼,别以为刚刚的小动作他没看到!谢穆清摆摆手:“下去吧。”

 谢润妍一番解释过后,谢穆清再讨厌林念羽也得接受他,没办法,谁叫女儿喜欢呢。晚上谢穆清躺在赵怀瑾的怀里半是忧愁半是欣慰的叹着气,这么快,女儿都要嫁出去了。

 “这么快,儿女都要成亲了。”谢穆清感慨道。

 赵怀瑾啄了啄他的发顶“我们也不过三十几,还有许多的时间能在一起,游览天下,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别心了,妍儿跟林公子打打闹闹也是情趣,你别担心她会吃亏,你看那小子脸上的样子,被打的真惨。”

 谢穆清想起脸上青紫的林念羽,也不笑出声“那孩子也真是逗,竟然敢就这么进来,也不遮着点。还有妍儿,打哪不好,非得往脸上招呼。”

 两人絮絮叨叨的说着,间或夹着笑声,随着夜的逐渐加深,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最终还是变成平缓的呼吸,这一天,过去了。
上章 重振夫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