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
18、岳母要给我生孩子
 回到北京后,在医院里,见到吴芬虚弱的躺在病上,我的心里一阵内疚,后悔自己没尽到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而岳母,显然比我要更内疚,因为在之后的几天里,她没和我说过一句话,要么在病旁陪着吴芬,要么在家里的厨房忙碌着,给吴芬煲一些有营养的汤。每次我想找机会和她说话,想安慰安慰她,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

 两个礼拜后,我们遵从医生的嘱咐,让吴芬出了院,她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只要后期慢慢调养就好,但是自孩子掉了之后,但她的心理上受了很大的创伤,人也变得郁郁寡,有时候和我们聊着聊着天,她就看向别处走了神。每次这番情景,我就看到岳母低下头啜涕,抬起头时眼圈红彤彤的,我知道,她始终还在自责自己和我发生了关系,或许在她心里,还坚持认为这就是我们二人发生关系的报应。

 看着两个脆弱的女人整天闷闷不乐,就像即将凋零的花朵,我也颇为惆怅,想要好好的呵护她们,却发现自己现在毫无办法,我想,也许时间能让这一切消散。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吴芬才彻底接受孩子已经没了的这个事实。这些天她茶饭不思的,消瘦了很多,岳母因为忙碌和内疚自责,也消瘦了很多,在极少的和她单独相处的时间,我尝试和她开开玩笑,就像我们回到北京之前那样,但她对我总是淡淡的,这让我颇为郁闷。

 到了五月底,北京的天气渐渐变得炎热起来,公司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忙碌的工作状态,让吴芬渐渐回到之前的那个模样,岳母见吴芬的状态好了,自然也是喜上眉梢,不再那么排斥和我多说几句,但也仅限于多说几句,一旦我又表半点非分之想甚至语言上的逾越,都会被她无情的打断。

 这天晚上,我和吴芬躺在上,各自玩着手机,吴芬忧愁的说:“老公,没能给你生个小宝宝,你是不是特别失望?。”

 我看着吴芬愧疚的模样,心有不忍,安慰她道:“傻瓜,虽然我有点难过,但我更难过的是你受了这么大的痛苦,放心吧,等你身体调养好了,我们再好好造人。”

 说完之后我的心里一阵苦楚,因为医生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我们,因为这次小产,加上吴芬本身身子就虚弱,今后再次怀孕的几率为零。

 吴芬说:“你就别安慰我了,现在是什么情况,医生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就是觉得自己不能怀孕了,也不能给你们李家生个一儿半女的,愧对你。”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我放下手机,摸着她白的脸蛋,说:“我娶你,难不成就为了要你传宗接代的啊,傻瓜,别想了,早点睡。”

 吴芬的眼圈更红了,说道:“我知道,但是,但是我总觉得没有小孩是我们的一个遗憾。”

 我说:“我们还这么年轻,实在不行,咱们大不了人工受孕,人工受孕还不行咱们再想办法。”

 吴芬说:“医生已经说了,人工受孕,受卵也不能在我子里发育了,要不…”吴芬言又止的,但很快继续坚决的说道“要不,我们离婚吧,你去找一个别的女人。”

 我强颜欢笑的道:“你这什么话啊,难不成你生不了小孩,我就不要你了,那我还是人吗?当初我那么穷你都要不顾你爸妈的反对跟着我,难不成咱们这么深的感情,还抵不过这点,要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孤儿院抱一个。”

 吴芬听到我这个话,泪水再也止不住,颤颤的说道:“我不想,不想抱着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叫他儿子或者女儿,我就想一个,遗传着我们身上基因的孩子。”

 我帮她擦干泪水,说:“好的好的,咱们一起想办法。”然后坏笑着说道:

 “你要那么想要孩子,咱们现在就造人。”说着就一只腿着吴芬的大腿,要整个人着她。

 吴芬用手撑着我的膛,愧疚的说:“老公,对不起,我不想做,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孩子没了以后我就再也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了,对不起老公,我不仅不能让你当爸爸,还不能让你享受到一个男人该享受的东西。”

 我理解吴芬的心情,轻轻吻了一下她,腿从她大腿上离开,说道:“没关系的,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想着我们那个宝宝,睡觉吧,睡觉就不会想了。”

 吴芬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她起身关了灯,然后继续回到薄被下。在漆黑的房间里,我久久无法入睡,想着怎么再怀一个小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芬问道:“老公,睡了吗?”没想到她也未睡。

 我说:“没呢。”

 吴芬继续问道:“你想什么呢?。”

 我说:“想着怎么让你再怀一个宝宝,这样你就会开心些了。”

 吴芬说:“哦——你,你觉得我妈怎么样?”听不出任何感情,她这么突兀的一问,让我无言以对,我诧异的嗯了一声。

 吴芬说:“没,没什么,睡吧。”说完便不再说话。

 之后的日子里,吴芬变得越来越忙,常常很晚回家,起初我还在办公室等她一起,后来等了几次,我便忙完就独自回家了。岳母也发现吴芬的变化,在我们两个人单独吃饭的时候,问我什么情况。我告诉她,最近本来就是旺季来临,有很多项目要去招投标,还要去找各方面的领导拉关系,所以忙点很正常。

 岳母怅然的道:“小芬这孩子,从小就要强,牙齿掉了也自己往肚子里,不和任何人说自己的委屈,估计她是想让忙碌的工作麻痹自己。”

 我揶揄道:“是的,毕竟是你的女儿嘛,就像你一样,总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承受,一个人承担,其实比谁都脆弱,需要人去疼。”

 岳母见我说这番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看,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继续吃着饭。

 我说:“妈,这些天,我知道你的心里苦,但是这不是我们的错,为什么你要惩罚自己呢,你看…。”

 “别说了,事情都过去了。”岳母放下手中的碗筷,严厉的说道。

 看到岳母这般坚决,我也不再说话,味如嚼蜡的吃了饭回到了房间玩手机。

 大概到了十点多钟,吴芬还没有回来,我给她打电话,那边传来系统声音说不在服务区,过了十来分钟,再次打电话依然无法接通。我隐隐觉得哪里不对,赶忙从上爬起来,要去公司找她。

 快要出门经过客厅的时候,我看岳母还坐在餐桌前,似乎是在啜泣,但我还是强忍着去安慰她的心,说:“妈,吴芬的电话打不通,我去公司看看顺便接她回来。”

 在我换好鞋子开门之际,后面出来岳母嘶哑的声音:“小李,别去了。”

 我诧异的回过头,看到不远处那个眼泪花的女人,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问道:“怎么了妈?。”

 岳母低下头,说:“小芬,小芬她去云南了,她说要一个人散散心,她已经把公司里最紧要的事情安排好了,说有一些待办的事情放在你的桌上,叫你到时候稍微跟进一下就好。”

 我下刚穿好的鞋,光着赤脚来到了岳母身前,看着已经哭成泪人模样的女人,想要把她搂在怀里,但一想这样反而让她更难过,所以控制着自己,问道:

 “小芬为什么没和我说,走得这么匆忙。”

 岳母没有回答我,她还在哭泣着,并伴有低沉的嚎啕声,看到这个我深爱的女人如此痛苦,我再也忍不住,双手抱着岳母的头,将她美丽的脸庞贴在我的前,很快她的泪水就浸我的T恤接触到我的膛,就像毒一样,让我的心更加疼痛,但我除了抱着她的头,不停的抚摸她秀丽的头发,偶尔拍打她的肩膀,并没有任何办法。

 良久,岳母哭累了,平复心情后离开我的膛,而我的T恤下段已经完全透。岳母嗯了一声,示意我看她放在餐桌上的手机,我拿起来,输入吴芬的生日解锁,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微信里吴芬的对话窗口,那上面显示着吴芬发来的五条长长的信息。我看完后,一股坐在岳母身旁的凳子上,才发现自己手心里全是汗。

 原来吴芬早就察觉到我和岳母之间的异样,在我们还没有发生关系之前,在岳母还没有回江西老家的时候,吴芬就看出来我对岳母的异样想法,也看出来岳母对我感情上的变化,而当我和岳母二人从桂林赶回北京后的这些日子里,吴芬更是笃定了我和岳母已经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悉整件事情的吴芬,有过震惊,有过无奈,有过愤怒,但慢慢的,她看开了,一个是她最爱的丈夫,一个是照顾了她一辈子却没享几天福的母亲,尤其是在得知自己很难再怀孕的时候,她将希望放在了自己的母亲身上…有的事情,如果大家不捅破那层窗户纸,可能还好,可一旦捅破了,那么之前所有的伪装和模糊,都被看的清清楚楚,反而使人觉得更加难堪。我能明白此刻岳母的心情,毕竟女儿知道了自己和女婿的秘密,虽然女儿已经表示原谅,并求助于她,但这件事情,对于一个传统的中国妇女而言,着实是羞于启齿的,就像被扒光一样,不,就像被捉一样,还是被自己的女儿捉到自己和女婿做那档子事。

 岳母说要去洗澡睡觉的时候,我只是淡淡的恩了一声。我想,也许岳母想要洗掉身上和我所有的联系,虽然那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见岳母收拾衣服去了浴室,我回到房间,下已经被岳母的泪水打的T恤,内心一阵愧疚,即是对吴芬,更是对岳母。我彻彻底底的伤了她们母女的心。

 也不知道吴芬此刻在哪里,我再次拨打了吴芬的电话,依然无法接通,只得打开微信,打了很多字,最后还是删除,只发送了三个字过去:对不起。

 很快吴芬就回复了,看来她是把所有人都拉黑了,屏幕上显示着:“老公,我亲爱的老公,你不要说对不起,就像我和妈妈说的一样,她也没有对不起我,我现在想通了,你们两个都是我最亲近的人,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最爱我的人,所以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已经和妈妈说了,虽然她年纪有点大,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大龄产妇并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希望你们都能放下心里的负担,生一个属于我们三人的小宝宝,加油,勿回。”

 看到吴芬发过来的消息,我的鼻子酸酸的,心情无以言表。我听着歌,回味着这过去的一年时间,和岳母吴芬三人发生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在今天下午,而现在却一切都变了模样,也不知道明天该如何面对。

 到了凌晨两点多,我没有丝毫睡意,摸索着起身去浴室洗了个澡。看着岳母放在盆子里换洗的内衣内,这要是换在以前,我肯定迫不及待的要闻闻,甚至意一番,但此时此刻的我全无心情。走出浴室看着岳母的房门,忽然想到,岳母是个要强的人,在被女儿知道自己和女婿有染后,会不会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呢。一想到这我立马来到岳母门前,也顾不得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轻轻的敲了几声,问道:“妈,睡着了吗?。”

 寂静的夜里,没有回应。我轻轻的扭动着门把手,岳母并没有打反锁,推开门,不甚明亮的房里,岳母侧身躺着,背对着我,薄毯盖着她曼妙的身躯只留下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在枕边,我看到她肩膀轻微的动了一下,知道她没睡,关上门,整个屋子瞬间变得漆黑。

 我的身体就像不受自己控制一般,掀开岳母上的薄毯,钻了进去,岳母那淡淡的香吻袭来。我顺着岳母那边侧着身子,将左手搭在她细细的肢上。岳母浑身抖动了一下,轻声说道:“小李,别…。”

 我说:“妈,我不做别的,我担心你,就这样在你旁边睡,好吗?。”

 岳母没说话,似乎应允了我的请求。我闻着岳母身上淡淡的香味,觉得无比的舒心和踏实,很快就沉沉睡去。

 在半梦半醒间,我感受到前有两个软绵绵的球紧着我,我的脖子有青青的热风吹过…

 等我艰难的张开双眼,不想离开这美丽的梦境时,才发现这不是梦,而是不知道何时,我已经面对面的抱着岳母。窗外投进来六月的阳光,让我异常的舒服,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岳母,她紧闭着双眼,娴静的脸蛋煞是美丽。我的心里蠢蠢动起来,下体也不自觉的开始膨

 岳母轻微的眨动着自己的睫,好一会儿,出美丽泛着血丝的眸子,意识到自己被女婿面对面的抱着睡到天亮,脸唰的一下就红彤彤了,我忍住笑意说道:“妈,你这大清早的就喝酒了啊。”

 岳母更不好意思了,羞的垂下眉头,但看到的是自己女婿着的膛,赶忙翻过身去背对着我企图挣脱我的双手,也许是动作幅度过大,她翻过身去,软绵绵的股刚巧被我膨的下体顶到,这让我的小弟弟着实振奋了一下,弹跳了几下,隔着内打在岳母的花瓣上。岳母也察觉到我的异样,打算起身离开这个是非地。但我此刻动,双手搂着岳母的,不肯让她起身,说道:“妈,陪我睡一会儿聊聊天,好吗?。”

 岳母没有继续躺下的意思,企图掰开我的拥抱,说:“起来了,我们去找小芬,把她接回来我就回江西老家。”

 听到岳母说要回老家,我不由的怒火中烧,抱得更用力的,强行让她躺着,激动的说:“妈,为什么遇到事你就想逃避,从江西逃避到桂林,从桂林逃避到北京,现在从北京又要逃避到江西,难道这不是一个死循环吗?。”

 岳母显然被我激动的情绪吓到了,躺在那里很久才哽咽着说到:“那你要怎么样,啊?你想要我怎么样,背一个勾引女婿的罪还是什么罪,趁着现在只有小芬知道,要是以后大家都知道了,身边的人都知道了他们会怎么看我,说我是妇——好,这些也就算了,我也不怕,但你呢,你以后怎么活,你还这么年轻,你难道也要背一个罪名,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岳母越说越激动,仿佛要压抑着嗓子吼出来一般。

 我为刚才的反应而感到后悔,没想到自己又让岳母伤心了,我平复心情,温柔的在岳母的耳边说:“妈,我不怕,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不怕受到任何的指责,哪怕天打雷劈我也为你担着,以前我会愧疚,可是现在,我不会了,因为我们做这个事唯一对不起的只有小芬,但是,她昨天也给我发信息了,她原谅我们了,她还希望我能和她的妈妈,也就是你怀一个属于咱们三个人的小宝宝,小芬都选择原谅我们,为什么你还不肯原谅自己。”

 岳母听我这么说,情绪好些了,喃喃的说:“她原谅我们,并不代表我们就没有错,你懂吗?。”

 我说:“我也知道这是不对的,但现在要想让小芬开心起来,并不是你离开我们,而是要让你怀一个宝宝,你也知道小芬现在不能怀孕了,她都动过要和我离婚的念头了。”

 岳母诧异的翻过身来,面对面的看着我,她的眼圈红红的,泪痕还未干,出诧异的神情:“什么,离婚?。”

 我不无心疼的说:“是的,就是因为她怀不上孩子了,可是如果你怀上了我们的孩子,她肯定会好起来的,我们两个是她最爱人的人,只有我们的孩子,才能让她感受到一个母亲的身份。”

 岳母的脸又红了,也许是因为说到要给我生孩子,也许是其它。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庞,我再也忍不住,凑上去吻了她的额头一下,她没有躲避,我得寸进尺的抱着她的头,继续吻她的眉毛,她的脸蛋,她的鼻子,我感受到她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声。就在我要吻她的嘴时,岳母双手抱着我的脸颊,两个大拇指挡住我的嘴,柔声说道:“还没刷牙呢。”

 这轻声细语,表面上虽然是拒绝,但于我而言却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没有理会她,也没有说话,用行动证明了这不重要,将她的大拇指挪开,然后轻轻的吻上那两片美丽的,软软的,暖暖的。我用舌头将岳母的皓齿撬开,她配合着伸出舌头,在她的口腔里与我纠,她依然显得有一点笨拙,但比上次要好了很多,并且更加主动。

 时隔两个多月,再次和我的岳母舌吻,我想到的不是其他,而是觉得我的岳母,一直就是这样的人,似乎从不做作,当她想要给我的时候,她会大大方方的给我,毫无保留,虽然有羞涩,但始终不是那种拒还的女人,也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女人。

 趁着和岳母舌吻的间隙,我的一只手拖着岳母的头,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隔着岳母的塑身睡衣摸索着来到岳母的大球上,她平躺着,因为没戴罩的缘故,两个球四散摊开,我隔着丝质的睡衣蹂躏其中一个,就像小时候玩水的气球一样,让它变成我想要的形状,然后挑逗着岳母那细细的头。

 六月的阳光让人温暖,此刻甚至让人感到燥热,我停止手上的动作,将盖在我俩的薄被扯开,一边和岳母舌吻着,允着她的口水,一边讲自己整个人挪到岳母的身上,着她。然后双手来到她的间,扯起她的睡衣,往上拉扯,我们才不得不依依不舍的离开彼此的舌头,将岳母的睡衣了去,我双手蹭在上,看着岳母那两个硕大的球因为岳母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岳母发现我盯着她的球看,脸红彤彤的,怔了一小会儿,她双手抱着我的头,往下拖到她的边,和我继续舌吻起来。

 我明显感受到来自岳母的热情,下体膨得愈发厉害,微微的弯将自己的短褪去,具就像被束缚许久的蛟龙越出睡眠,大有天高任我飞的其实。然后去扯岳母身上仅存的内,我扯着头,岳母很配合的双腿用力微微抬起股,让我顺利的将她的内扯到膝盖处,然后她自己用双腿落。

 我继续和岳母舌吻着,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为何如此喜欢和岳母舌吻,而岳母似乎也沉溺于和我舌吻,就像上次在山里那样,舍不得分开;我的一支手来回蹂躏着岳母的两个大球,另一只手时而捏她那翘而圆的股,时而抚摸她光滑的后背,时而摸着她的侧脸,双腿则在那纤细的双腿上磨蹭着,而我那如蛟龙般的下体,在岳母的森林地带熟悉着环境,这里我曾经来过一次,此刻森林深处的山里,在源源不断的涌出水来,我知道,她是我进去游泳,在这即将到来的夏日里,没有什么比游泳更令人舒服的事情了。

 我的具在岳母的小旁试探着,在外围不断的刺这岳母的每一神经,她的呼吸声愈发急促,和我舌吻的力度也越发大,将整舌头捣入我的嘴中,似乎要把她的宝贝女婿噬一般。我一边和岳母纠,一边咕哝着说道:“妈,要进去吗?。”

 岳母双手捧着我的脸,将舌头从我的嘴里撤离,坚定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坏笑着说:“要不要再玩一下。”

 岳母娇羞的拧着我耳朵,说道:“有什么好玩的,没个正经。”

 见岳母此番模样,我也忍不住了,从岳母的身上起来,跪在她的前,阳光透光窗户洒在岳母美丽的体上,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着岳母的体。

 岳母脸羞红的对着我说:“你看什么呢,快点做正经事。”

 我说:“妈,你这么美,我要好好看看,边看边做正——经——事。”

 我故意把后面三个字拖得很长,引得岳母更加羞愧。

 我把岳母两条如竹笋般的腿放在我的大腿上,用力往我这边一拉,岳母的小与我的具仅二三厘米,岳母的浓密,就像她的头发一样乌黑,那介于粉和乌的小,似乎在像我招手,冒着热气般,小两旁的,沾了些许水的缘故,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闪闪发光。我用手抚摸这岳母的骨,身子往前倾,另一只手扶着具。对岳母说:“妈,看着,宝贝女婿的要进入妈的身子了。”

 岳母闭着眼睛,说:“就知道欺负妈,说氓话。”

 显然,有了上次山的体验后,岳母这次放得更开,又或许是因为这是她的房间,她更有安全感。

 我的具在岳母的小周边用力的磨蹭了几下,惹得岳母张开眼睛对我翻白眼,假装责怪的模样。岳母的小外围早已水漫金山,所以当我的具对准岳母的小进入时,无比顺畅,岳母感受到我的具给她的充实,示意我趴下。我听话的趴在岳母身上,一边查着,一边再次与岳母舌吻。手继续摸索着那两个硕大的球。刚刚趁着进去的功夫,我才发现岳母体时的子竟然这么美,细细的头周边,是粉红色的晕。真想不通,岳母的球这么大,可是头却这般小。

 岳母呻着,不同于上次在山里压抑着的爱,这次岳母彻底的放开了。

 她抱着我的头,抚摸着我的耳朵,有时候甚至稍稍用力的咬我的嘴。每次我大力查的时候,她都要往上合我的动作。这样大概了十来分钟后,岳母动作幅度大了起来,我知道,我身下的女人要高了。

 我说:“妈,要不要咱们换个姿势,我躺着,你在我上面?。”

 岳母说:“嗯,嗯,不要,就这样,很好,妈喜欢。”说着,更加用力的合我的冲击。

 我着岳母的头,说道:“这样很舒服的,咱们试试好吗,儿子会让你舒服的。”

 岳母似乎不太情愿,但还是采纳了我的建议,任由我摆,双腿跪在了我身上,说道:“这多难为情,妈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

 看着岳母那浓密的长发,和羞红的脸,我又爱又怜。双手各抓一只岳母那略微下垂的球,蹂躏着,时不时的起身去,去咬,部则用力往上面顶,得岳母迭叫连连。很快岳母就明白了其中道理,双手货抓着我的胳膊货撑在我的上,扭动着她那大股,一上一下的坐在我身上。

 这个姿势大概持续了两分多钟,岳母就了身,她的水顺着小到我的具,再到我的我的丸上,到处都是,她瘫趴在我的身上,大口大口的气,也许是足后的幸福感让她由衷的对我说:“小李,妈爱你。”

 听到这个,我莫名的感动,一边说着:“妈,我也爱你。”

 一边抱着岳母翻过身将她在身下,拼命的动着具。岳母再次呻着说道:“小李,嗯,快吧,妈好累,你也会累。”

 我说:“妈,我不累,不过我了我们去吃早餐吧——妈,你能说脏话吗,我想听你说话。”

 岳母点了点头,说:“嗯,小,小李你吧,妈不喜欢说话,但是妈能让你舒服,好吗?。”

 然后继续呻着,她搂着我的背,伸出舌头我的头,虽然笨拙,但很有效,让我感觉酥酥的,说实话,岳母如此主动是我始料未及的,也许快让她已经彻底把我当她的男人,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了。在一阵快速的动中,我感觉再也克制不住,头一松,所有的子子孙孙进了岳母的子深处。而岳母,涨红着的脸,在低沉的嘶吼中接收了她女婿给予她的一切,尽量克制着来自身体深处的颤抖,紧紧的抱着我。

 事后,我们没有说话,但迟迟不愿分开。我的具在岳母的小里,就像找到另一个家…
上章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