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
4、冰释前嫌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半个多月就过去了。

 因为吴芬肚子越来越大,我主动承担起更多的工作,所以也变得忙碌起来,每天和吴芬早出晚归,和岳母自然也就没有太多单独相处的时间,起初我觉得这样好,让我内心的那些小恶得以压制。

 但没过几天,我就发现适得其反,在公司空暇的时候,对岳母的想念变得异常强烈,有时候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想着想着,下体就会硬得不行,同时内心也万分甜蜜。但每晚回去,吃过饭后就是看电视,三个人都在的时候,我和岳母交流反而很少,还是一如既往的都是吴芬一个人说,我和岳母应承着。

 所以每天晚上,当吴芬睡着之后,我就会拿起自器,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上的友田真希或者风间由美们,这些妇在年轻的儿子或者女婿下娇,然后脑海里就会想象着岳母娇羞的模样。

 如果说十七八岁是我的黄金年代,那这半个月,二十六七岁的我,无疑来到了白银年代。这半个月里,我的前所未有的高涨,每晚都要对着屏幕想着岳母一次,每次完依旧是愧疚,但第二天又是如此,以至于我对自己越来越失望,甚至也接受了自己的变态。

 而这些,岳母显然是不会知道,她在这半个月里,迅速的适应了北京城的生活,天气逐渐变冷,她每天除了买菜做饭,就是看看电视,以及练练书法。还别说,岳母的书法写的有那么几分神韵,偶尔我看到之后夸夸她,她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这半个月,尽管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但我能感觉到,我们还是慢慢习惯了彼此,这一点,相信岳母也感觉到了。

 十月底的一天早上,我朦胧中醒来,感觉头要炸了似的,才想起昨晚和客户应酬喝多了。一看时间,已经是十点多。我打算去洗澡,但很快想到万一岳母在外面就尴尬了,所以迷糊糊的穿上睡衣睡去了浴室。

 也许是喝太多的缘故,睡了一觉还是没有清醒,走路都东倒西歪。来到浴室,才发现岳母正蹲在那里洗衣服,岳母见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站起身来,温柔的说:“小李,你醒了啊,是不是要用洗手间,妈出去一下。”

 我扶着浴室门,心想昨晚的酒太他妈上头了,现在还感觉头重脚轻,说:

 “妈你先洗衣服吧,我待会儿再来洗澡。”

 岳母说:“别,你先洗吧,洗了把睡衣扔洗衣机,顺便把短给我,我帮你一起洗了。”

 我看到盆里岳母刚才洗的衣服,就有我的短,我说:“妈你干嘛不把衣服扔洗衣机里啊。”

 岳母说:“哎,你们这年轻人,内衣内怎么能混在洗衣机里洗呢,那么多细菌,这半个月你们的内衣内我都是手洗的,反正也没事。”

 听岳母这么一说,我一时觉得羞愧难当,我的内基本上每天都画地图,想必岳母洗的时候肯定看到了。以及我忽然想到自己刚刚睡醒来直接套上睡,没有穿内,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岳母此时“噗嗤”一声笑了:“说,你怎么也脸红了,他们都说妈容易脸红,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脸红。”

 我尴尬的说到:“这样吗,可能被神医妈妈传染的,看来神医不仅可以治病,还可以传染。”

 岳母听我打趣她,心情也好了很多,笑着就要过来拧我胳膊,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喜欢拧人胳膊,估计以前吴芬没少被她拧。

 见她伸手过来,我就往旁边躲,其实刚才我一直都觉得头晕,和岳母说了几句话,站了一会儿感觉更晕了,我这一躲,没扶着门,直接往岳母那边摔了过去。

 摔下去的瞬间,我看到岳母的脸瞬间吓得苍白,然后伸出双手要过来扶我,但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一个150的大男人,她哪里扶得住。她没把我扶着,反而被我着一股坐在了地上,而我则跪在地上,两人面面相觑,近在咫尺,我甚至能听到岳母沉重的呼吸声,和打在我脸上的气息,后面放着我内的盆子也被打翻,水溅起来把我们两人的衣服都了。

 岳母一手拖着我的手,一手撑在地上蹲了起来。关切的问我:“有没有事。”

 我闻着岳母扑面而来的气息,加上本身头脑昏沉的缘故,那一瞬间尽然沉了,有几丝后悔,觉得刚刚应该直接趴在岳母身上的。直到岳母焦急的问道:

 “傻孩子,是不是摔坏了。”

 我才回过神。我说:“没事妈,昨天喝酒太多了,还没有醒,所以摔倒了。

 妈你没事吧。”

 岳母说:“没事就好,妈也没事,你能起来不。”

 我说:“能起来。”

 岳母示意我将手搭在她肩上,然后用力把我搀扶了起来,发现我的两个膝盖都磕破了。心疼的说:“你看你,喝不了就别喝嘛,把膝盖都磕出血来了,我扶你去上休息。”

 就这样,我一瘸一拐的被岳母扶到边。我的衣服和岳母衣服一样,都了大半。

 岳母问我:“能不能自己把衣服了,再躺上去。”

 此时我膝盖传来的疼痛,让我清醒了一些,便没有任何杂念的说到:“可以。”

 岳母说:“那妈先出去一下,你了躲被窝叫妈进来。”然后慢慢松开我的手往外走。

 还没走两步,我就踉跄着又要倒下去,岳母回头一看,长叹了口气又折了回来。说:“算了,你别等会儿又摔倒了,妈帮你吧。”

 我嘴硬的说到:“不用。”

 岳母说:“别说话,摔倒了就是大事,我是你妈,还看不得。”说完之后,脸又唰的红了,红到脖子。见到岳母这番可人的模样,刚刚还是因为疼痛而成为柳下惠的我,竟然很期待岳母帮我了。只得假装羞答答的说:“那好吧。”

 岳母怕我再摔倒,和我面对面的站着,将我的双手搭在她的两边肩膀上,看到岳母的小身躯,我也不敢将整个手臂的重量搭在她的肩膀上,加上昨晚的酒确实很厉害,以致于还是站不太稳,岳母见状,也不敢快速的帮我把睡衣的扣子解了,只得一个一个慢慢的解开。

 以前一直不知道岳母有多高,但我176,从这个角度看,岳母估计比我矮七八公分。

 说实话,我还是头一回这么近距离仔细的看着岳母,她眼睛不知道是盯着自己的手,温柔的解开我睡衣上的扣子,并没有发现她的女婿在看着她,我这才发现岳母原来化了浅浅的妆,眉毛是画过的,睫也往上挑了,而本该整整齐齐的一头长发因为刚才的那一摔,显得有几分凌乱,但香味还是扑鼻而来,我就像食鸦片一样,深深的着气,去闻岳母的发香,同时又不敢太用力去,怕岳母发现,这让我的巴不自觉的又硬了起来。

 好在岳母并没有发下我的异常,将我衣服的扣子解完后,我配合着她将自己的衣服扒了下来。然后岳母打算拖我的子,我能明显感觉到岳母手放在我的间的时候,深了一口气。我一时没忍住笑了起来。

 岳母抬头,和我四目相对,好似撒娇的问道:“还没摔倒是吧,还有心思笑。”

 此情此景,近在咫尺的感觉,看着她那柔情脉脉的眼神,听着她好像撒娇的口气,我真的很想捧着岳母的脸,吻上她说话的嘴,尽情的占有她。但我的理智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巴很硬。——也正因为巴是硬着的,我仅存的理智让我说:“妈,子我自己来吧,要不你先出去一下。”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的不是虫上脑带来的冲动,而是前所未有的恐惧,如果犯了错,也许我们一辈子就回不来了,女婿和岳母,这样的关系,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哪怕不发生什么,也是我们无法面对的尴尬。

 岳母诧异的看着我,然后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脸瞬间又红彤彤了,因为没有穿内的原因,巴将薄薄的水撑得老高,朝着岳母的腹部方向顶着,因为我和岳母隔得太近的缘故,隔着睡,我的巴和岳母的小腹隔了不到两公分,更要命的是,了,翘起的巴贴在上面,从上往下看,巴的模样竟然凸显出来。

 我见岳母尴尬的说不出话来,傻笑着:“妈,对不起啊,它就是这么不争气。”

 岳母见我开玩笑,紧绷的心情也放松了些许,说:“没事,小芬怀孕,难为你了孩子。”

 我说:“哈哈,不难为,快当爹了是好事,忍忍就好了,妈你出去吧,我了叫你。”

 岳母犹豫一会儿说道:“傻孩子,妈帮你拖吧。”

 我说:“妈,我没穿内,还是别了,我怕你难为情。”

 岳母说:“我一个老太婆有什么难为情,我又不是没看过”这话说出口,我看岳母的脸又红了很多,但她还是假装镇定的说:“你要是害羞,就闭上眼睛。”

 我知道岳母怕我自己待会儿摔了,觉得心理一阵暖,说:“妈才没老呢,妈这么个大美女帮我子,多少人做梦梦不到,哈哈。”

 岳母笑着说:“都什么时候了,就知道贫嘴。”

 听岳母这么说,我刚才沉重的心情以及内心的恐惧也有所散去,觉得这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是自己把事情想得严重化了。虽说这样,但我还是感觉到时间静止了似的,口也感受到了岳母深的一口气又吐出来,我知道她表面上说的很轻松,但内心还是下了很大的勇气才决定这么做。只见她慢慢弯下,将手进我的间,扯起子的松紧带,往下拉去,我俯视着岳母绯红的脸颊,原来她是闭着眼睛的操作的,不免觉得岳母可爱。

 当岳母将睡趴下去的时候,我翘着的小弟弟顺着子的松紧带被迫着往下与双腿平行,直到离开子的束缚,马上又从下面猛地弹了起来,我看到头上面扯得长长的水,弹到岳母的前。不知道弯闭着眼睛的岳母有没有感觉到,也不知道弹了那么几下大的,有没有弹到岳母的脸上,如果真是这样,那太尴尬了。

 好在岳母始终没有睁开眼,她慢慢将子褪到膝盖处,说:“小李,可以坐下了,妈先出去,你了躲被窝。”

 我说:“好的——啊”因为岳母没看到,所以将子又往下了一点,松紧带刚好停在我膝盖磕破的地方,我被疼的忍不住叫了一声。

 岳母已经半蹲着,不自觉的赶忙睁开了眼,才发现把子褪到我的伤口处了,惊慌失措的蹲下去将子往下到脚踝处。然后往上看,才发现了令我和岳母都很尴尬的一幕,她——我的亲岳母蹲在我的前方,而她的头上,是我昂首巴,还着水,在了我岳母的头发上,当她抬头仰望我的瞬间,则滴到了她的脸上。我想,经历过如此尴尬的事,之前的所有尴尬都不算尴尬了吧。

 岳母的脸更红了,也顾不得其它,避开我的巴站起来往外跑,顺带关上了门。我悻悻的坐在上思忖良久,懊悔不已,想着真不该让岳母帮我子,这以后可怎么相处。

 在懊悔中不只过了多久,敲门声将我的思绪打断,然后传来岳母温柔的声音:

 “小李,你躺好没,妈进去给你涂药” 。

 我赶忙从衣柜里拿出一条内套上,然后躲进了被窝里,假装轻松的说:

 “妈,可以了。”

 岳母推门而进,手上拿着棉签和药水,看的出来,她刚刚去了洗把脸。

 岳母急切的说:“你怎么把膝盖也盖上被子了,会发炎的,快把膝盖出来。”

 我说:“好的。”然后把改在身上的被子迅速掀开,岳母见我掀开被子,竟然大声的“啊”然后赶快转身过去,想来是不知道我已经穿上内,见岳母这少女般的模样,我不动容,笑着说:“妈,没事我穿了内。”

 岳母这才反身过来,假装生气的但温柔的说道:“这么大个人了,不穿内,不难为情。”然后走到边蹲下。

 “我也不不知道会摔倒呢”见岳母盯着我的眼睛,我怀愧疚的看着她说道:“妈,对不起。”

 岳母见我这么委屈,柔声道:“傻孩子,没事,以后别喝那么多久了,伤身体。”

 我说:“好的,妈不生气我以后就不喝了。”

 岳母足的说:“我看你这嘴巴可越来越甜了,快把腿伸过来点,我给你涂药水。”

 我见岳母心情似乎没受刚才的事影响太多,开玩笑的说:“妈,你看我都被你给看了,你要对我负责啊。”

 岳母佯装发怒,说道:“唯一的宝贝女儿都给你了,你还想怎样。”口气虽然如此,但还是温柔的将棉签侵,轻轻的涂在我的伤口处。

 我的心里想着,肯定还想岳母你,但嘴上说着:“妈你说要怎样。”

 岳母稍微用力的用棉签按了下我的伤口:“妈想要你闭嘴,听话。”

 我说:“好吧,我做个木头人。”

 岳母不说话,低头继续帮我涂着药。额头上的几缕头发掉下来,我看到是的,再看岳母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我的幸福感从中生来,心情大悦,脑子也没那么昏沉了。唱到:“123木头人,谁说话谁是小狗,321木头人,谁听我说话谁是小猪。”

 岳母噗嗤笑着,说:“都快当爹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

 我说:“在我妈面前,我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孩。”

 岳母说:“难得你认我这个妈,以前指不定恨死我了。”

 我说:“那是因为以前没发现我妈这么好。”

 岳母说:“你啊,吃了糖一样,多少女人死你手里。”

 我说:“妈,这你可冤枉我了,我要死女人手里,我这一辈子就死两人手里就够了。”

 岳母说:“哎哟,你还敢做对不起小芬的事,还有一个是谁啊。”

 我说:“还有一个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岳母没停下手中的活,笑逐颜开的说:“还学会拿你妈打趣了。”

 我说:“没有,实话。”

 岳母收起药水,说:“行了,涂药涂好了,你这点皮外伤,不用包扎了。”

 我说:“谢谢妈” 。目送岳母出去将棉签扔到垃圾桶,才发现岳母子还是的,不免恼怒自己的粗心。大声对着外面说:“妈你还不换衣服,别感冒了。”

 岳母扔了面前进来,柔声说:“我忘记了,等下妈洗个澡换身衣服,下面给你吃。”

 我听到岳母又说下面给我吃,来了精神,打趣的说:“我的妈啊,你怎么老是要我吃你下面。”而且把这几个字说的特重,但岳母应该没听出来我的意思。

 正经的说:“那你想吃什么。”

 我说:“我想吃你——”我故意把“你”拖得很长“还是下面给我吃吧,哈哈。”

 岳母翻了个白眼说:“没个正行。”然后过来给我盖被子,小心翼翼的帮我盖上,避免碰到伤口,又拿毯子帮我盖着膝盖以下的部位,然后要转身出去。说是迟那是快,我也不知道是脑还是怎么了,坐起来拉着岳母柔软细的手。岳母诧异的看着我,我也诧异的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憋了半天,甜甜的对岳母说:“妈,你真好。”

 岳母像吃了一样:“傻孩子,快躺着吧,妈先去洗澡。”

 我依依不舍松开岳母的手,不久听到浴室里传来水滴的声音,知道岳母在洗澡了,感觉莫名的开心。回想刚刚发生的事,以及和岳母说的话,发现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似乎又近了一些。

 岳母洗过澡后便煮面给我吃,看我在上狼虎咽的,她的脸上也是的幸福感。也许人就是这样,有时候,对一个的心态,一旦发生了某种变化,就像滚滚长河上的堤坝,出现一道口子,就会越来越大,怎么也拦不住了。过后,我撒娇似的让岳母陪我这个病员聊天,聊天途中岳母对我也渐渐开得起玩笑。——这要是在半个月前,打死我也想不到能和岳母这么愉悦的聊天。

 当天,吴芬很晚才回来,而我,和岳母聊了几乎整整一天。在听到吴芬敲门的那一刻之前,我们两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她一直坐在我的前陪伴我,没有分开过,她和我天南海北的说她的见闻,她的故事,而这些,也让觉得我岳母越来越有趣,以及对她受过的一些苦,深表同情和怜爱,总之,对岳母了解得越多,我就越着。我从来没想过,我们能这样分享彼此。

 虽然对于未来,我和岳母的关系,我依旧迷茫,但至少,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上章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