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妈妈的爱与哀愁 下章
第二十八节
 我惬意地捏着,感受着妈妈房的温顺,妈妈被得娇躯滚烫,凑上来索吻。

 我亲了妈妈两下,却不急着住她的,笑道:“姐姐,你一个上午都这样穿着,不是便宜了病上的那小子?”

 妈妈被我拨得越发情动,微张着一个劲寻求我的嘴

 “不行,你要先说清楚才能亲!”我极力抵抗妈妈香惑,仰起头道。

 妈妈愠怒地睁开眼,看见我受气包的模样,忍不住“噗哧”一笑,道:“好啊,你不亲就不亲,谁稀罕。”说罢别过脸去,给我个侧面看。

 我见威不成,恼羞成怒,用食中二指夹着妈妈的头,再用拇指甲掐着她的珠,道:“好你个小娃,胆敢戏耍我,瞧我不好好整治
你!”

 “咯咯…”妈妈被得不行,极力想逃脱,却被我紧紧抱住,她笑得直气道:“好,好,我说,我说…上午我俯身照料他时,护士服的领子垂下来,姐姐的部全被他看去了哩。你这个小变态,是不是就爱听这个呀?”

 我哭笑不得,虽然明知她十有八九在逗我,但还是妒火中烧,突然想到了什么,另一手伸入她的裙子下,五指抓住了妈妈滑腻的股,那下面也是什么都没穿!

 我伸指探入幽谷中,摸到那小菊门,用指沿轻轻磨娑着,妈妈哪堪我如此挑逗,娇哼一声趴在我身上,将双股崩紧了夹着我的手,不让我来。

 我正想再调笑几句,忽然妈妈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一阵亲,急促地道:“弟弟,姐姐现在就要你…”佳人相邀,岂敢不从,我紧搂着妈妈进了房中,将门踢上,把妈妈打横抱在上,飞快地去自己身上的衣服,下身早已箭在弦上。

 妈妈羞得转头闭上双眼,玉颊霞生,单腿曲起,一双柔荑在身子两侧紧抓着被单。

 我兴致地跳上,轻轻跨上妈妈的身子,将妈妈前衣扣解了一颗,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便停了手。妈妈睁开眼疑惑地看着我,我笑一声,将手左右一分,这护士服的领子本来就开得低,又解了一颗扣子,一下子被我扯开了,妈妈雪白的膛连同浑圆的肩部一起了出来。

 妈妈一声惊呼,见我双目通红地扑上来,忙张臂将我搂进怀抱,轻拍着我的背娇笑道:“小变态,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变态…”

 我被妈妈搂在她宽广柔软的脯上,幸福得几乎窒息,哪里还顾得上答话?

 一边如饥似渴地将口鼻埋入妈妈深深的沟呼吸着那里令人沉醉的气息,一边掏着自己的火龙,往妈妈裙下就

 “啊…”妈妈挪着不让我入,道:“不行啊,裙子要掉,不然会被脏的呀。”

 “脏就脏,你不是想给他看吗?让他看了妒忌死!”我恶狠狠地道,火龙不依不饶地追着妈妈火热的龙

 妈妈身子被我住,髋部没有多少腾挪的空间,很快便被火龙探到了口,她媚眼如丝,娇声道:“小冤家,便给了你吧。”说罢轻耸玉,秘微张,纳入我的物。

 端庄圣洁的妈妈竟然穿了护士服被我干,真是快活死我了,虽然妈妈过去也曾穿过情趣内衣和龙青山合,但那毕竟还是内衣,远不如这穿着制服来得刺

 做不忘练功,我道:“现在来炼双修功法的另一式,‘腾’,此式练好了,有助于腿部线条变得更加优美。”

 妈妈最爱美了,乐于听我吩咐将双膝提起弯曲至前,才发现脚上凉鞋尚未掉,这双凉鞋只有寥寥几线条,将妈妈的美脚勾勒得简约感,我捧在手里左右欣赏着,真是爱不释手。

 妈妈被我看得颇不好意思,她笑道:“你这个恋足癖,那天偷亲我的脚是不是你啊?”

 “是啊,正是你忧伤的脚趾点燃了我心里的火焰,说起来我们都要感谢它呢。”说着我温柔地去妈妈的高跟鞋,亲了亲妈妈微翘的拇趾,将妈妈的脚掌抵在我的膛上。

 这种姿势,妈妈的部抬高象一个玉壶似的,我的具可以很深地入妈妈体内,直至花心。我跃马正想开搞,忽听妈妈道:“等一等!”只见她提将裙子起,然后冲我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道:“这样裙子就不会被你这小坏蛋脏了。”

 短裙上,与身上被拉开的“V”形护士服衬托得妈妈象朵洁白盛开的莲花,我兴大动,直捣这朵莲花的花蕊深处采去也!妈妈的双腿随着我的送而下上抬,十跟脚趾如羽似的轻点着我的膛,麻麻的很舒服,我不时地抬起她的脚亲吻一下,妈妈脸红红的只不作声。

 一边可一边亲脚,这姿势是我无数次梦想用在妈妈身上的,今天终于实现了。

 跟妈妈做身心都处于极度亢奋之中, “腾”这种姿势火龙每一下深入,都连没入妈妈私处,被妈妈火热的壶裹得麻难当。妈妈本就肥厚的大在两腿中间挤得高高隆起,每一下冲击我的骨处都撞到这软绵绵的地方,舒服得直想叫娘。我送了没几下就有望,急忙放缓动作。

 妈妈过去显然也用这种姿势和龙青山做过,知道男人对这姿势可谓是又爱又怕,此时见我停下来,哪有不明白的道理,她“吃”的一笑,扭研磨着我的火龙,腻声道:“好弟弟,来嘛,人家还要嘛,快给我…”

 妈妈媚功惊人,若非炼有火德纯功,我此刻必无疑。当下忙运功守住关,将个火龙得坚硬如杵。然后我分开妈妈两腿架在肩上,双臂抱住妈妈浑圆结实的大腿,狞笑道:“好你个小蹄子,想看我的笑话?没门,今让你见识见识你老公我的真功夫!”

 说罢,我龙,下身巨如打桩似的击妈妈的小

 妈妈娇笑着:“呸,谁认你做老公啦!你跟这作怪的小一样,都是姐姐的小弟弟罢了,咯咯咯…”我被火直冒,火龙暗催真力,热力直透妈妈的壁。

 只了十来下,妈妈的笑声就变成了呻声:“嗯…哦…,好舒服,好弟弟…你轻些儿,姐姐的小要被你化了…”

 妈妈的象个豆浆机,被火龙得汁水四溢,每一下都发出很大的“唧唧呱呱”的声响,妈妈听了羞不可抑,道:“哎呀,得太大声了,好羞人…”

 我见妈妈两颗豆竖了起来,显然已经十分兴奋了,于是故意放慢节奏,道:“姐姐,现在我是你的小弟弟还是好老公?”

 “当然是小弟弟。”妈妈伸了个懒起高高的脯,对我抛了个媚眼道“是谁昨晚哭着喊着说想妈妈,还要吃啊?”

 妈妈的劲儿将我的魂都勾飞了,我知道我再怎么能干,也无法抵挡魅力四的妈妈一招半式,我太爱妈妈了,只得开口求道:“好姐姐,你就叫我一声老公吧,这样我干起来更来劲!”

 “小笨蛋,你喊我什么?”妈妈侧过脸去,娇靥酡红。

 我福至心灵,喜道:“真真…好老婆,亲亲的老婆,我爱死你了!”一边说着一边下体用劲着。

 “老公…”妈妈的声音细不可闻,可我还是听见了。

 “乖老婆,叫大声点啊!”我乐道。

 “小老公…”这次妈妈叫得大声了“公”字还拖了个娇嗲的尾音,拨得我心神颤。

 “小老公,我哪里小了?”我狠狠地挥舞着我的大,来证明我根本不小。

 “嗯…小老公,你是真真的小老公,真真喜欢这样叫你…哦…小老公,你好,干到真真花心里去了呀…”妈妈发出一叠声的娇

 “好,小老公回去就和真真老婆拜堂成亲,一辈子厮守,好吗,老婆?”我激动道,下体跟活似的剧烈撞击着。

 妈妈被干得娇躯颤“老公…老公…真真爱你啊,噢…”妈妈快活得声音都带着哭腔了,她伸臂遮住自己的脸庞,显然又不想让我看到她高时的样子。

 “真真,拿开手,求你了,让我看着你!”我急道。

 “小冤家…就知道欺负姐姐,看吧看吧…让你看个够!”妈妈双手摊开,将她的脸庞无遮无挡地展示在我的眼前。

 “啊…啊…”妈妈高声泣着,如缰的野马般冲上了颠峰!

 天啊,真是太美了!妈妈高感而狂野的容颜就是大罗金仙也会动心,她滚烫的爱泉般涌出,哺喂着我的火龙,我紧守的关霎时土崩瓦解,火龙昂头嘶吼着,向九天仙女表示臣服。

 我和妈妈抱在一起,过了良久,妈妈道:“我得进去了。”

 “又去照顾那小子?”我酸溜溜地道。

 “姐姐也不想啊,晚上姐姐再陪你,啊?”妈妈哄着我,我们又亲了一阵。

 我不舍地放妈妈起身。妈妈下了穿了鞋子,扣上衣服放下短裙,遮住被我喂户,冲我嫣然一笑,转身走了。
上章 妈妈的爱与哀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