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妈妈的爱与哀愁 下章
第十六节
 过了一会,妈妈慢慢止住了哭泣,接着往下说,她似乎要把憋在心里几年的话全部倾吐出来:“刚出国时,龙青山对我很好,他知道我心里难受,细心地呵护我,他的温情慢慢抚平了我心灵的创伤。”妈妈的声音柔和,身体也舒缓了下来,似乎还在回忆那一段的美好时光。

 我不愿意妈妈过多地沉浸在对龙青山良好的回忆中,忙问道:“换了我是龙青山,得到你应该十分知足了,怎么还来这里搞呢?”

 “他这两年得了抑郁症,对我越来越暴躁,这些我都忍了,可是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来,完全没有顾及到我的感受,他再也不是我过去深爱着的龙青山了。”妈妈伤感地道。

 “这两年你们为什么不生一个小孩呢?这样可能会让你们的关系更牢固一些。”我故意问道。

 “嗯,我们有努力过,可是,可是…。”妈妈不好意思说了。

 怎么努力?在上高举着双腿受吗?我心下暗恨,可到嘴边却成了安慰的话语:“几年来我在镇上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你,看着你渐憔悴,我的心也很痛。”我柔声道。

 妈妈幸福地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道:“你一直都在镇上注意我吗?我怎么感觉不到?”

 “嘿嘿,你夏天到超市买东西时,穿着高跟凉拖,我就跟在你后面,偷看你的美脚,我还偷拍了几张你美脚的特写呢,呵呵…”“你好坏啊,竟然偷看人家的脚,小狼…”妈妈不依地扭着身子,做势要挣脱出我的怀抱。

 我们嬉闹了一阵才停了下来,妈妈把头靠在我的怀里,道:“小瑜,我是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今天刚刚离开一个男人,这么快就投入你的怀抱?”

 “哼,得了吧,你才不随便呢,今晚几次想亲你都不让。你现在是心灵空虚,对前途充未知的恐惧,需要的只是我宽厚怀抱的安慰。如果我对你行不轨,说不定马上会被你踢下去呢。”

 “嗯,你知道就好。”妈妈很满意我的回答,又在我怀里静静地趴了会,道:“很迟了,咱们睡吧,得养足精神,不知道明天还会发生什么事呢。”

 “好啊。”我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妈妈,道:“我打地铺去。”

 妈妈迟疑了一下,道:“算了,小瑜,这这么大,我一个人睡着也害怕,你就在上睡吧,姐姐相信你。”

 “真的?”我高兴地看着妈妈。

 “你要是心存歹意,上和下有区别吗?姐姐是无条件相信你了,你不要让姐姐失望。”

 “呵呵,放心吧,姐姐,我绝对是个柳下惠。”

 黑暗中,感觉妈妈正盯着我看,只听她道:“小瑜,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很亲近,所以今晚不自觉的把我心底里的话都告诉你了,这些话我从没告诉任何人的。真奇怪,我才认识你不到一天啊。”

 “呵呵,这说明我们有缘分啊。”我暗暗心惊,我的化装不仅改变了脸部,而且纯功连体形气味嗓音全都改变了,却依然瞒不过妈妈的感觉啊。

 妈妈没有再说话,躺下来转过身去睡了。

 我不敢造次,在另一边躺了。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我很累,闻着妈妈身上传来的淡淡清香,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迷糊糊好象听到妈妈在哭,我实在醒转不过来,心里存了个偷懒的念头,妈妈现在可能更需要独自发一下吧,就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到餐厅吃早饭时,看见妈妈的眼睛还是肿的,我问道:“姐姐,昨晚没睡好?”

 “是没怎么睡,要提防小狼啊。”妈妈揶揄道。

 我大胆地握住妈妈的手,道:“姐姐,昨晚听到你哭,想抱抱你,又怕你误会,只好陪着你心痛了。”

 清晨的阳光映着妈妈的双靥晕红,娇动人,她没有说话,只是用叉子轻轻拨着盘中的玉米粒。

 我轻摸着妈妈滑腻的手背,没有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

 第二天的游戏内容竟然是选美,所有的女都要不着寸缕地上台走秀,台下的男游客充当评委,选出冠军、亚军、季军,还要评出“美女士”“玉腿女士”等称号。

 看到活动安排,妈妈眉头紧锁,不安的申请溢于言表。

 我紧搂着妈妈,暗暗焦急,心想这样妈妈不是被这些臭男人给看光了?

 在多功能大厅集合时,我和妈妈也没想出什么主意,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几个旅游团的玩伴先赤地站在台上搔首姿做示范,接着导游开始点名了。在旁边凶神恶煞的打手们威下,被点到名的女人一个个了衣服站到台上去,虽然她们中的大部分在方面比较开放,但是这样在大庭广众展示体,还是令她们又羞又怕,在台上遮,抬不起头来。

 相反那些男的参加这个旅游团,早就做好了女伴被共用的心理准备,倒是很快适应了这气氛,三五成群地开始对台上的女子评头论足。

 点到一个叫苏珊的英国少妇时,她执意不肯上台,三个打手将她拖出来,对她拳打脚踢,苏珊的丈夫在旁边怯懦地不敢吭声。

 妈妈实在看不下去了,她义愤填膺站出来,地冲着那些打手道:“你们凭什么打人!”

 打手们脸黑沉沉的,没有回答。

 导游走过来,皮笑不笑地道:“尊敬的夫人,我很敬佩你的勇气,但这是旅游团的游戏规则,每个人都必须遵守。如果您过一会儿胆敢违反规则,将会受到跟她一样的待遇。”

 妈妈正道:“你这是恐吓!我现在要求退出这个旅游团。”

 “No,No,No…”导游摇着他的食指,道:“旅游团的人数是事先安排好的,谁都不能随便退出,除非您的伴侣跟您一起选择退出,并缴纳十万美元的违约金,我们才会允许。”

 “这没问题。”妈妈转身对我道:“小瑜,你来告诉他们!”

 “好的!”看妈妈受到威胁,我十分愤怒,对导游道:“我们现在马上退出,十万美元不是问题,我马上签支票给你!”

 “哈哈哈…”导游突然大笑,笑得我们一头雾水,只听他道:“我记得这位夫人报名时的伴侣不是你吧?”

 我和妈妈这才醒悟过来,看了对方一眼,虽然才短短的一天,我们已经把对方当成自己理所当然的伴侣了。

 妈妈在人群中寻找着龙青山,龙青山躲躲闪闪的不出来。妈妈走到他旁边,带着哀求的口吻道:“青山,当我求你最后一次,跟我一起退出,好吗?”

 “哼,现在想起我来了?昨晚和那个小子干那事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我哪?”龙青山冷冷地道。

 妈妈没想到龙青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窒了一窒,道:“青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没什么的。”

 “没什么?你们一个晚上什么都没发生?”龙青山笑了起来,比哭还难看,道:“你骗三岁小孩吧?”

 “青山,跟你相处那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了解吗?”妈妈难过极了,停了一下,她接着道:“我们之间即使有一些误会,这回去再说,现在我求你退出好么?”

 “哼,我还没玩够呢。”能报复妈妈,龙青山表现出恶毒的兴奋。

 “青山,你一点都不念这十几年来的感情?”妈妈颤声道。

 “感情?”龙青山冷笑道:“哼,好吧,我可以答应你退出,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你今后不能再见这小子的面!”龙青山恶狠狠地指着我道。
上章 妈妈的爱与哀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