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
第12章
叫的时候,李小柱醒了过来,看了看窗外,天还很黑,院子里晨风吹得很响,远处有杀猪的叫声传来,小柱想起今天又是赶集的日子,就笑了一下,一回头,就看见母亲躺在身边,正在安睡。

 天还没有亮,屋子里的光线很暗,小柱看到母亲的头发垂在额头上,圆净的脸庞上罩着一层绒光,显得很柔软,小柱就回忆起昨晚上的事来,心一下就跳得厉害,眼睛就痴了。

 刘玉梅静静地侧躺着,面朝着儿子,薄被下是她那健美成的身体,身子随着呼吸在起伏,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少年李小柱在努力回忆着昨晚的每一幕,心里激动起来,下面那玩意也跟着就激动了,有些不安,小柱咪着耳朵听了听外面,没有什么声音,远处的杀猪声也静了下来,猪已经被干掉了,可能正在烧开水,有几只狗在围着地上的猪血争斗。

 小柱就笑了笑,慢慢地伸出手去,放在母亲的身子上,刘玉梅没有动,依然在睡,小柱就慢慢掀开母亲身上的褂子,雪白柔软的腹部闪着柔光,显得很圣洁,在往上掀,小柱就看到了那对雪白硕大的房,小柱深了一口气,好像闻到了一阵香,那一圈褐色的晕很大,充了成妇人的糜气息。

 小柱开始那对房,他摸得很放肆、很兴奋,那种柔软光滑的感觉使他觉得自己会终身难忘。刘玉梅还是没有动静,房上的头渐渐地突了起来,变得很硬。

 少年的火完全燃烧起来了,他轻轻地趴了起来,去母亲的内,刘玉梅仍就闭着眼睛,但是很明显地把股一抬,让他把内了下去。

 小柱就笑了,有些诡异,然后就分开母亲的双腿,刘玉梅微微用了点力,想要夹住,但还是让他分开了,在晨曦中,小柱还是清楚地看到了刘玉梅双腿间那杂葺葺的体,一如黑色的草原,小柱兴奋地拨开“草丛”狂热地抚摸着母亲那柔软的,那褐红色的像婴儿的嘴一样微微张开着,里面已经是水孱孱了,很温暖。

 整个过程,刘玉梅没有吭一声,双目紧闭,身体微微颤抖着,面色绯红,呼吸声却明显地变了。这是个晴朗的秋日清晨,空气里还有些寒气,村子里勤劳的人家已经起了,在叫,狗在跳,村子里弥漫着一股烧火的味道。

 少年在一阵冲动中,爬到了母亲的身体上,刘玉梅咬紧了嘴,身体抖得厉害,双腿却微微张开了些,脸红得像经冬的苹果,小柱大口大口地气,着下面那硬梆梆的玩意,在寻找那神秘的入口。

 敲门的声音传来:“大姐,还没起来?快点起来做饭,我和哥吃了好去集上看看,今天赶集呢!”二舅的声音在外面吼,末了,还加了一句:“快点,太阳都出来了!”刘玉梅突然张开眼睛,一伸手就捂住了下面,小柱的那东西正要进去,却被母亲捂住口,怔了一下,接着就被推了下来,拿眼一看,刘玉梅羞红了脸,正急忙找衣服呢,小柱正在兴头上,就不甘心,又向母亲身上爬,刘玉梅忙又推开他,把掀开的褂子拉了下去,忍不住恨了儿子一眼,拿眼去看外面,低声说:

 “没见你舅在外面吗?小杂种!不想活了呀!”“怕啥?舅又进不来!”小柱说着,拿手去揭她的褂子。

 刘玉梅又好气又好笑,拍了他一巴掌:“急啥?等晚上…再…说!”说完,脸更红了,四十多岁的人了竟显得越发妩媚。

 看得小柱也呆了,说:“娘,你美呢!”刘玉梅也有些高兴,拿手指戮了儿子的头一下,忍住笑说:“死鬼!不要脸!”等刘玉梅急冲冲穿好衣服出去,小柱在一阵甜蜜中又倒头睡去。
上章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