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
第10章
秋天完全到来的时候,小柱的两个舅舅从外面打工回来了,到村子里来看姐姐。

 小柱到现在还记得那是个秋天的下午,已经下了几天秋雨,空气里有了些凉意,小柱已经穿上了长袖的衣服,村子里还是那么静,只是风比以前大了,吹得村子里的大树刷刷有声。

 因为下着细雨,小柱早早就从坡上收工回来,躺在牛圈上的草堆里看着书,牛已经放到坡上去了,空的,只有隔壁的那几只猪在哼哼。

 小柱的两个舅舅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家门的,刘玉梅对好几年没看到的两个兄弟的到来而高兴,跑进跑出的忙着买烟买酒,边叫:“小柱,快去把那只公杀了!”小柱就去杀,还不太熟练,差点让跑了,鲜血从脖子里出来,让小柱觉得兴奋,公在手里挣扎,小柱紧紧地捏住,表情严肃,目凶光。

 二舅在旁边看他杀,表扬道:“咱小柱现在也是大人了呢!”小柱就笑。

 杀完,大舅就递了支烟过来,说:“等明年也和舅到外面去闯闯,老呆在家里有什么前途!”小柱心里一动,拿眼看了看娘,刘玉梅摇摇头,说:“才十八呢,闯啥呀?

 他又做不得太累的活,再等几年吧!“小柱就不言语了,低头使劲拨

 吃过饭,天就已经黑了,刘玉梅和两个兄弟坐着拉家常,二舅讲起了他们在广东的见闻,小柱听得津津有味,直到时间不早了,两个舅舅打起了哈欠,刘玉梅忙让小柱带着两个舅舅到他屋里睡觉。

 安顿完了,小柱回来,对母亲说:“我到别家找地方睡吧?”刘玉梅摇摇头,说:“去啥呀?这么晚了,你就到我房里睡吧!”顿了顿,又说:“反正也就一两个晚上!将就睡吧!”小柱听了没说啥,只点点头,然后出来解手,天一黑如漆,远处的树林里有夜鸟在叫,声音凄苦,小柱站在牛圈前呆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觉得心有些发慌,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回到房里,刘玉梅已经进里屋去了,小柱就关了灯,也进到里屋,里屋的灯已关上了,隐约可见到刘玉梅睡在上,没有声响,小柱站了站,不知怎么办。

 寂静中,村子里的狗叫声传来,刘玉梅在黑暗中说:“衣服睡吧!明天还要起早呢!”小柱就开始衣服,然后慢慢地钻到上。

 “睡吧!”刘玉梅把身子向里翻了翻,让好一大块空地来,小柱忙钻进被子里,躺了下来。

 村子里的狗叫得更凶了,远处有电视散场了之后村人归家的声音,小柱静静地躺在上,一动不敢动,好半天才发现自己呼吸都比平时小了好多,这才觉得好笑,放松了一些,突然,母亲在猪圈里那一幕又跳到脑海里,眼前老是晃动着那对雪白的大股来,小柱使劲了口气,就觉得下面那东西不安份起来。

 事后小柱想起来,才觉得那种感觉就是传说中的火中烧,一阵阵的燥热,下面那玩意不可抑止的剧烈彭起来,同时,他的鼻子里闻到一股从被子里传来的女人味道,那是种成妇女特有的味道,小柱明白,那是母亲身上的味道,想到这里,小柱又是一阵难受。

 那个晚上,少年李小柱的脑子里就象有一团火在燃烧,寂静的黑夜反而让他无法入睡,他清楚地知道,身边就躺着一具成女人的体,他甚至闻到了那一阵阵浓烈的女人味,他热切地渴望能把手伸过去,但他没有动,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好久,夜已经深了,村子里的狗都不叫了,夜出的鸟在村子里的树上歌唱,牛圈里的牛铃声清晰地传来。

 刘玉梅可能已经睡了,小柱听到她的呼吸声,这时,刘玉梅翻了一下身,就睡到外面来了,小柱心里一阵狂跳,因为娘的身体已经挨到自己的身体了,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呀?一具女人成温暖的身体挨在身上。小柱不由得又抖了抖,气更了,脑子里就像开斗争会一样

 终于,斗争好像结束了下来,小柱平静了一点,长了一口气,大着胆子把手伸了过去,很近,小柱的手就碰到了刘玉梅的身体,刘玉梅好像抖了一下,她穿着薄薄的褂子,可以很明显到感觉到她的体温,小柱又长了口气,手就抖了一下,不敢再动。

 深夜的乡村,静得可怕,连呼吸声也听得很清楚。小柱的手就放在母亲的部,他可以明显地感到,由于常年的劳作,母亲的是很健壮、很结实的,没有一点多余的。很温暖,小柱想说。好半天,他才移动一下手,轻轻掀起母子的褂子,他可以想像那雪白光滑的身体,现在,它就在自己的手里。

 不知何时,刘玉梅的呼吸声停了下来,好像睡得更了。寂静中,小柱的手上已沾了女人的体温,他半静下来,慢慢地把手向下滑去,刘玉梅的身子又抖了抖,然后恢复了平静,小柱沉浸在巨大的兴奋中,他开始隔着衩抚摸着母亲那丰溜圆的部。

 这一带的农村妇女一般都不穿什么三角之内的内,她们的内一律都很宽松,很快,小柱的手就找到了入口,从母亲的衩边缘把手伸了进去,刘玉梅的部果然很光滑而又温暖,这种感觉让小柱像被电击中一样,下面那玩意就使劲跳了两下。

 村子中间的那棵大树上,夜鸟在叫,然后又飞起,复又落下,声音凄苦。
上章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