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
第08章
有村里人从院子前经过,哼着歌,小柱浑然不觉。

 二虎的舌头从刘玉梅那上移开,上面沾了沾稠的体,亮晶晶地,刘玉梅从气中睁开眼睛,看见了少年二虎那又壮的耸立在眼前,就拿手握住,说:“婶让你进来,你进来吧!”二虎就飞快地爬到刘玉梅的身体上,股一阵捅,刘玉梅忍住笑,握着大找到入口处,轻轻推了进去,二虎身体抖了两下,差点就开走火,忙了口气,不敢动,刘玉梅笑道:“才这样就受不了啦?”然后就抬起那两片又白又圆的大股,开始晃动,二虎忍不住叫道:“娘唉!

 好!““的还在后头呢!”刘玉梅抱紧二虎的股,晃得更厉害了,二虎好容易才清醒过来,忙夹紧股就开始送,这一来,刘玉梅倒不敢动了,老老实实地躺在那里挨,嘴里不时哼一下“…嗯…嗯…你倒是轻一点…几辈子没过女人了呀…对…好舒服…”二虎一边干,一边拿手去捏刘玉梅的那对大房,使劲地捏,刘玉梅就不干了,使劲踢了二虎股一脚,说:“你轻点,小杂种,你想捏出水来呀!”二虎顾不上去理会她,只顾着冲杀,小柱清晰地看到二虎那以飞快的速度在母亲的下体里进进出出,母亲的大白一个劲地向上抬着,合着二虎的开进开出。

 二虎在一阵冲杀之后,安静了下来,趴在刘玉梅身上大口大口地气。刘玉梅拿手一摸下面“怎么?完了?”然后大股一甩,把二虎那已经开始软化的大蛇抛出来,抓在手里看了看,有些生气地说:“怎么这样不经用?才几分钟呀?老娘正舒服呢,就不行了!”二虎忙说:“婶,别生气,就不怪我,怪你太厉害了,大股一晃,我就受不了啦!”“这可不行,你休息一下,今天要是不再来一次,你下辈子也别想沾老娘的身子!”刘玉梅恨恨地说,使劲巴,说“杂种崽,中看不中用!

 不如拿刀割了去喂狗!““婶别生气!来,让我亲一口,你喂我几口口水吃,它就会硬起来了!信不信?”二虎说着就去搂刘玉梅,刘玉梅白了他一眼,就势躺在他怀里,两人嘴对嘴地亲了起来,刘玉梅还真地向二虎嘴里送口水过去。

 好久,两人分开,二虎说:“婶的口水很好吃!”刘玉梅只顾着握着他的,闻言恨了他一眼“婶的X嘴还要好吃,你吃吧!”二虎就真个又低下头去,分开她两腿又吃上了。吃了一会,又抬起头来说:

 “婶,你也给我吃两口,比什么都灵!马上就能硬起来!”刘玉梅又恨了他一眼,说:“没用的东西!”然后不甘心地抓过自己的短使劲地擦干净二虎那东西,这才小心地张开嘴轻轻地了一下,得二虎又叫了一声,刘玉梅这才放心地全部含住,认真地了起来。

 杂物堆里的观众已无法忍受了,他看到了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忘掉的一幕,它来得太突然了,事先没有一点征兆,而它又是如此的巨大,充了杀伤力和破坏力。

 小柱几乎已经瘫在杂物堆里,不能动弹,全身上下唯一的感觉就是下体那不可抑止的起,小柱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好像就要夺门而出,如波涛一般汹涌。

 他仿佛听到身体里面千军万马在奔腾,声音巨大,响彻云霄,他很奇怪,如此的声响为什么没有人能听到,她们还在继续着自己的事,小村也一如往常,宁静而安详,似乎没有人知道,在这片宁静安详中发生了这么一起惊天动地的事情。

 远处天空底下的野鸽子,它们在秋日照耀下自由地寻找食物,从这个树林飞到另一个树林,划过寂寞的天空,飞过这千百年都不曾改变的村庄。

 它们会不会和人一样,有这么多的望?小柱想。

 在刘玉梅口水的滋润下,二虎的那又恢复了生机,变得杀气腾腾。刘玉梅很高兴,表扬二虎:“年青娃娃就是年青娃娃,这么快就硬起来了!”二虎的嘴上已经沾了刘玉梅分泌的体,像刚喝了一碗稀饭一样稠,闻言也很得意:“当然了,那些老家伙比都比不了,我李叔就比不了吧?”“他?”刘玉梅不屑地说“还没进去就软得差不多了!”说着就翻身骑到二虎身上,对准那竖直的,一股就坐了下去。

 远处的天空下,野鸽子还在飞翔。

 太阳开始向西,渡口的老杜在等待他的顾客们归家,拉着胡琴,目光阴郁地望着河水去的方向。

 寂寞中,不知是谁一声叹息!
上章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