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
第07章
经过那个神秘的下午,少年李小柱意识到自己发现了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深深地藏在自己脑海中,谁也不知道,他看母亲的目光变得炽热,他在盼望着彻底地深入这个秘密,这个愿望无比清晰。

 刘玉梅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儿子脑子里装的是些什么东西,她很快从那个下午的失态中走了出来,无比自然,一如往常,她差不多已经遗忘了那个午后的情形,依然像个母亲一样关心着自己的儿子,甚至开始想像着给小柱找个媳妇,从儿子的目光里,她越来越意识到儿子已经是大人了。

 秋收过后,有了一段时间的空闲,小柱很少出门,天天躺在家里,要不就躲在牛圈上的稻草堆里看书,秋天一天天加深,阳光照着小村,显得暖意十足。

 少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沉默的火药桶,他很奇怪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可他总认为,自己现在正在积蓄力量,总有一天就会爆发。

 一个赶集天来临,金凤婶这个爱出风头的半老徐娘又来邀刘玉梅去赶集,显然,刘玉梅对于到镇上去并不热心,李小柱在里屋听见母亲在外面让金凤婶给镇上的父亲带些鸡蛋去,不知道怎么,李小柱就觉得血再一次往心头涌去。

 吃午饭的时候,村里的大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留几个老弱病残在家,寂静中只有犬相鸣,李小柱喜欢这种声音,大口大口地吃着饭。刘玉梅看见儿子吃得香,喜在心里,岁月在这个四十岁的妇人身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因为常年劳动,使她看上去很健康,身材健美而结实,笑容老是挂在脸上,看上去另有一种风味。

 李小柱边吃饭边看着母亲,见厨房里有一大盆热水,而母亲的头发又了,散发着一种洗发膏的香气,就知道又空洗澡了,少年的心里突然一阵狂跳,眼前涌现出刘玉梅在这间厨房里洗澡的样子来,就又看了母亲一眼,低下头来使劲刨饭。

 隔壁的杜二虎出了门,提着篮子给他爹老杜送饭,嘴里大声哼着歌,经过小柱的家门口,向里望了几眼,看见李小柱在吃饭,讨好地说:“小柱哥,才吃饭呢?”李小柱白了他一眼,忍住气嗯了一声。然后问他:“狗的,又给你爹送饭呢?”二虎的身影消失在村口,小柱也吃完饭,对刘玉梅说:“我要到曙光家去,他家修房子,叫我去帮忙呢!”“行,你去吧,他家人手不多,你路上小心一点!今天晚上要回来不?”刘玉梅问。

 “要回来,反正又不远,才几里路!”小柱说完,就往外走。

 出了村,小柱爬到半坡上抽烟,手却有些抖了,就猛了几口,看着远处的渡口,老杜好像是坐在船头吃饭,二虎这小子守在旁边,一会儿,老杜吃完了,二虎提着篮子往村里走,开始慢慢地走,一拐过弯,老杜看不到了就开始一阵小跑,小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直到这小子进了村,消失在村子里的树木里。

 小柱就坐不住了,站起来往村子里走。经过村东头的罗二婶家时,正好碰到村长从里面出来,看到小柱,村长说:“咋的?小柱没去赶集呀?”“没去呢!有点事!”小柱笑着往村里走。穿过几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小柱就看见自家院子里那棵枣树,光而立,上面还有几颗枣子,红彤彤的。

 院子里没人,门也关着,几只老母在悠闲地啄食,小柱来到后院,轻轻地翻了进去,后院堆着些杂物,小柱忙钻进杂物堆里,前面“嚓”地一声,小柱忙蹲下身来,看见母亲从猪圈里出来,一手正在系带,然后往地下吐了口口水,就向屋里走。

 等她进了屋,小柱忙钻到杂物堆的最里面去,那里紧挨着墙壁,这一带住的房子都有后门,但后面用来堆杂物和柴火了,后门都被挡着了,就不怎么用了,小柱知道,这个位置的里面就是母亲睡觉的房间,他很容易就在木门上找到一个小孔,这是他前两天用刀钻好的。

 少年小柱蹲在杂物堆里,对着那个小孔向里看,显得有些狂燥不安,身体都开始发抖。

 刘玉梅的房里窗子关着,光线有些暗,但小柱还是一眼就看见二虎这小子躺在母亲的上,而且光着身子,衣服扔了一地,小柱的眼睛里一下就出火来。

 “这个小杂种!”小柱骂!

 二虎完全没料到后面有人在偷看,他正兴奋地用手玩着他下面那东西,别看这小子才十七岁,那玩意倒发育得正常,又又长,让小柱想起驴身上那东西来。

 这时,前面那门一开,刘玉梅走进来了,一眼就看到二虎那样子,不由就咯咯大笑说:“狗的,就等不及了呀,自己玩起来了?打手呀!别走火了!”二虎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手拿开,说:“婶,别笑我,真的得受不了啦!快点上来吧!”“慌个!小杂种!时间多的是!”刘玉梅笑咪咪地走过去坐在边,说“来,让婶看看,有没有痛呀?”就一把握住二虎那东西,拿手了起来,笑着说:“好像比上次又了点嘛!”二虎这杂种也不客气,径直把手伸到刘玉梅前,着那两团肥软的子,说:“婶,这还不算呢,只要你再给我咂吧咂吧,它还要呢!”“狗!让老娘给你咂吧咂吧?脏死了!”刘玉梅笑嘻嘻地一用力,捏得二虎忙抱住下面,说:“婶,可别捏坏了,我还要用它传宗接代呢!”“要想占便宜,这点痛都受不了!”刘玉梅笑道“你也算是男人呢?都没长齐,还没我家小柱大!”说着,就开始衣服,二虎忙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看,刘玉梅吃吃地大笑起来,把衣服一扔头,问二虎:“二虎,想不想好好地进去?”二虎忙道:“想呀!做梦都想进去!”“那行。”刘玉梅嘻嘻一笑,说着就解开子来,笑着望着二虎“只要你给婶好好地咂吧咂吧下面,婶就由你想怎么就怎么!”“行!”二虎眼睛里光芒四,恨不得马上扑过去。

 “算你识相,今天你不就别想进去!”刘玉梅笑着,一把把衩拉了下来,然后,叉开腿躺在上,说:“放心吧!婶刚才好好洗干净了的!还用香皂洗的呢!你闻闻,香不香?”少年小柱从门后看到了最为秽的一幕,母亲叉着雪白健康的大腿就那么躺着,下那地方无比,像个馒头一样隆起,上面被又黑又的体占据,但是散发出了最为原始人的气息。

 二虎就把头伸了过去,使劲闻了闻,说:“还真是香,嘿嘿,婶,有点了噢!”“那你就快点吃!”刘玉梅咯咯大笑着把二虎的头往自己下一按。

 小柱看到二狗的头在母亲的动“滋滋”有声,他觉得自己已经出离了愤怒,他有些发呆,大脑里一片寂静,但又像有人在拿火烧他那颗燥动不安的心脏一样。

 小柱觉得自己可能会随时倒地死亡。

 秋蝉还在叫,前面院子里的的那棵枣树被风吹得“沙沙”响,就是这样一个寂静的秋日,少年汗浃背、头晕目眩,几近昏倒。
上章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