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
第03章
夕阳时分,河边一片寂静。

 老杜把船系在树上,坐在树下拉着胡琴,风吹树叶沙沙作响,琴声依然哑哑,天空中几只飞鸟掠过,远处的田野里弥漫着一层薄雾,几个孩子赶着牛回家经过河边,老杜同他们开着玩笑,脸上是快乐。

 少年李小柱也是在这样一个夕阳时分回到小村里的。那天,李小柱背着一大包行李在对岸叫渡,老杜用船渡他过河,站在船头的少年着夕阳,目光苍茫,老杜就问他:“考试成绩出来了?考上了没?”少年没有说话,目光依就苍茫,老杜叹了口气,就不言语了,专心致致的划船。

 两天后全村的人都知道了,村里这个最英俊的少年没有考上学校,结束了自己的学生生活回家务农了。

 这就是命!咱们村里的人就没有这样的命!村里人都这么说。

 刚回村的李小柱整天沉默,除了帮娘做点农活,村里人很少看到他,每个夕阳时分,李小柱就来到渡口边,听老杜拉琴,这些天来,李小柱成了老杜的忠实听众,也是唯一的一个。拿他老婆金凤婶的话说——你拉的琴只有小柱这种怪人才会听!

 每次听完老杜拉琴,天都黑了,黑夜里的渡口死一般寂静,李小柱和老杜说会话,直到金凤婶来给老杜送饭,李小柱才离开,慢慢地回家村里,饭一般都已经做好了摆在桌子上,刘玉梅守在旁边等儿子吃完饭,才会去隔壁的金凤婶家看电视,村里有电视的人家依旧不多,李小柱讨厌电视,上面那些光怪陆离的大都市和多姿多彩的现代生活让他觉得无比痛苦。

 小村的夏天是寂静的,也是炎热的,李小柱无法忍受这种寂静的炎热,他想整天不出门,可是又不能不出门,父亲常年住在学校里,家里的农活他要完全承担下来了,否则,村里人的口水会把他淹死。

 吃过午饭,太阳如火,刘玉梅带着儿子上坡了。看着白白净净的儿子被烈暴晒,刘玉梅心里难过万分,可是地里的玉米了,总不能让它烂在坡上吧。

 坡上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玉米,在阳光下显得金光灿灿,李小柱喜欢这些果实,收获的喜悦让他忘记了烈,他干得开心,玉米叶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道血痕,这才使他觉得了痛,钻心的痛!他想喝水,这才发现,一直在旁边的刘玉梅不见了。

 李小柱记得水壶是娘提来的,不知道她放哪儿了,于是在玉米林中寻找,比人还高的玉米罩住了一切,让他觉得压抑,有些透不过气来,他想大叫,想呐喊,他觉得自己已经沉默很多年了。

 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晕倒!他想,可能这是中署了!他必须要喝水,于是他穿过一片一片的玉米林,寻找着。他来到一片玉米林的边缘,透过几棵玉米他看见坎下的玉米地中,一个妇女麻利地解开带,子,蹲在地上解手,雪白丰部正对着他,他的脑子轰地一下,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在燃烧了!

 那个妇女是他的母亲!

 那时的李小柱是空白的,他完全呆了!他的眼睛里是那雪白丰的成妇女的部!脑海里也是!

 刘玉梅快速地解完手,然后提起子。当她抬起股,李小柱清楚地看见了那里的一片黑色丛林!他想要跑,但脚已经迈不动了!那一霎间的他好像被雷击中了一样!完全失去了控制!

 刘玉梅很奇怪,那个下午,儿子像梦游一样地在玉米地里游,目光呆滞,这让她很担心。

 风吹玉米林,群山寂静无声,一如平常,可是又有谁知道少年那颗动不安的心?
上章 榆树湾的故事 下章